59文学 > 极品透视学生 > 第3726章 白落断了

《极品透视学生》 第3726章 白落断了

    说实话,宁涛本来是抱着吓唬他的想法,没想真下杀手,这一掌拍下去,至尊四重能不能挡住他也没数。

    何况他也不想杀黄圣。

    真要死了,他还少了左膀右臂,而且还要消耗一次保命的底牌。

    不划算!

    但他却想不到,或者说,有些小觑黄圣,对这“天尊之力”太过自信,其既然敢来,底气,信心十足,山谷之战那件事他岂会不去了解?

    就在宁涛沟通封印这一刻,黄圣眸子神圣,身一震,面对左手毫不避讳,仅是缓缓的从戒指中取出一物。

    这是一柄刀,深黄色的古刀,有些发旧,却静的让人心悸。

    像是沉睡在黄泉尽头的古物。

    一道泉纹,贯穿刀身,深邃,又迷人,能让人陷进去,失魂,失智,如坠往生,囚禁着一方阿鼻地狱。

    它寂静的像不存在。

    可这一刻,宁涛神色凝固了。

    他不认识此刀,不过,却感受到无尽冰冷,发自内心的一种恐惧,只一瞬间,他的后背就惊出一身冷汗,眸子瞪得滚圆,像是看见了死亡。

    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假戏真做了,脊椎发寒,左手拼命的拍下去。

    “天尊……大手印!”

    “破~”

    一掌拍下,那位古老的神尊再现峥嵘,夺天地造化之力,灭生命。

    但就在这一刻,黄圣面色肃然,深吸一口气,手持深黄古刀,缓缓落下,一瞬间就让他气息大减一截,汇聚来的天地能量几乎消耗了一多半。

    “此刀,名“黄泉圣刀”,刚才你说的话,本尊尽数奉还,可别死了。”

    “斩~”

    没有任何花俏,朝掌印斩下。

    这一刻,天地颤栗,黑海都像是在发抖,在畏惧着某股可怕力量。

    耳边为之一寂,就好似失去了一切声音,听觉,被剥夺了,在宁涛那苍白的神色,呆滞下,无往不利的天尊大手印居然被轻易的斩开了。

    从中间一分为二。

    两半掌印,擦着黄圣呼啸而过。

    “轰隆…轰隆……”

    一座小山被夷平了,山石粉碎,遭受毁灭,还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宁涛傻眼了。

    有些呆滞的僵硬麻木着。

    “怎…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刀?”

    然而,来不及多想,那一刀的余威已经逼至面前,安安静静,如沉默的死神,连大手印都没能挡下它。

    “不好……”

    宁涛神色煞白,可浑身乏力。

    ?V最‘#新:章节^上^$0

    心神一动,连忙操控着阎魔,战魔先后冲上去格挡,务必拦下。

    但仅仅一瞬,刚一接触,阎魔还来不及反应,居然就被刀芒的余威给劈开,从头到脚,一分为二,无力掉落,连圣魔傀的感应都差点散去。

    宁涛心痛,复杂,阎魔随他征战多年,一块从圣地走出打天下,这么多年勤勤恳恳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

    可今天却被毁了。

    虽然还剩下一丝感应,但直觉告诉他,重塑,再战,已经不可能了。

    战魔低吼,眉心处,天眼随之怒目睁开,不死战皇诀随之运转,吸纳天地能量,转化,融入,随之爆发。

    一道毁灭般的光束激射。

    “天眼……灭世!”

    “咻~”

    在宁涛心痛下,所幸,战魔全力一击终于将那仅剩的余威给打散。

    可阎魔,已经“噗通”落入黑海。

    那缕感应也随之消散。

    “呼…呼……”

    二人喘着粗气,都有些意外,各自的手段也让各自消耗不小。

    黄圣看了一眼黑海,胸口起伏,挑眉道:“看起来,那个傀儡对你挺重要,啧啧,我都替你觉得心疼。”

    “哼,猫哭耗子假慈悲!”

    宁涛冷哼,一抹怒火阴沉着。

    见此状,黄圣冷笑,也不生气,紧盯着宁涛怜悯道:“那如果你不想让另一个傀儡也毁掉的话,就乖乖把钥匙交出来吧,你是赢不了的。”

    “若是我手抖一下的话,以这把刀的威力,你的小命,可不保。”

    “识相点,别闹的太僵……”

    宁涛脸色阴沉,紧咬牙关,一双窝火的目光紧紧盯着那把深黄古刀,心有余悸,惊魂未定,好可怕。

    “这刀,是什么品阶?”

    他沉声道。

    在他的见识中,几乎找不到任何一件神兵能与这把刀相提并论的?

    白落,也远远不如。

    黄圣一听,嘴角顿时露出了得意的冷笑,一脸自豪道:“你应该感到荣幸,这是我黄泉圣地的无上至宝,是我在黄泉尽头无意间发现的。”

    “它的品阶,我至今都摸不透,似乎还有一股力量被封印着,但就现在来看,你可以称之为……半圣器!”

    “半圣器?”

    宁涛心中一“咯噔”,即便刚才有所准备,可依然被他给震撼到了。

    封印后,都是半圣器,那如果解开封印不就是赤裸裸的圣器吗?

    这他么差距也太大了把?

    宁涛忍不住羡慕,嫉妒,恨,圣人记载,半圣器,人家几乎样样俱全,再看自己,简直可怜的要命。

    自己那便宜师傅什么话都没给他留下,只照例留一本长生功法。

    至于圣器。

    宁涛忽然看了眼“阳灵戒”。

    这“阴阳纳灵戒”,据他所知就是件圣物,是自己师傅所佩戴的,应该也是件圣器,可这有个鸡毛用啊?

    自从得到这玩意儿之后,一直就是个辅助,大作用,一个也没有。

    小用处倒有一堆。

    和人家的圣刀一比太逊色了。

    宁涛郁闷,可转念一想,似乎还有一个比自己更惨的,时长空,若要这么算,时空圣地应该也有圣器。

    但估计那小子都没摸过,见都不一定见过,早就不知丢哪儿去了?

    这么一想,心中顿时舒服多了。

    时长空:“#*@¥……”

    宁涛甩了甩头,心一横,沉声冷喝道:“自本座修炼以来,从不知投降为何物?可战输,但决不认输。”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听到这,黄圣笑容僵硬了,有些沉闷,无言片刻,竟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嗡…嗡……”

    大把能量注入到刀中。

    不过,和第一次相比无疑削弱了很多,倒也不是留情,催动圣刀,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圣刀斩下,弧度却比半月还小。

    也算是一种留手了。

    毕竟他也不想杀了宁涛,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彻底粉碎他的希望。

    宁涛身一僵,顷刻间就被死亡感吞噬,浑身冻的刺入骨髓,发僵,无力感而生,但他一咬牙,赤红着眼,榨干体内仅剩的力量来格挡。

    圣火如龙,盘成一圈来防御。

    “金身,不朽法衣!”

    “至尊神体!”

    战魔也隔空打出一道幽芒。

    “天眼……灭世!”

    这垂死挣扎,实在显得太苍白。

    在这一道无声的刀芒下,瞳术,支离破碎,战魔没有冲上去格挡,因为有了阎魔前车之鉴,宁涛心疼了。

    不愿让他再毁掉。

    宁愿以身犯险来挡下它。

    顷刻间,地狱的刀芒来到面前,圣火虽然温度高,可终究挡不住,法衣,也被生生撕开,宁涛咬牙,忍不住怒吼,危急下将白落挡在面前。

    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强?

    “该死……”

    眼前停顿一瞬,宁涛心中一喜,刚松口气,突然就听得“邦”的一声脆响,彻底的让他一颗心给颤抖了。

    神器,白落,居然断了!

    “这…这怎么可能?”

    可下一秒,刀芒刺入神体,夹杂无情冰冷,宁涛僵硬,脸色一片惨白,带着一簇血花一头栽向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