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竞速编年史 > Ⅸ第五章:手足情深

《竞速编年史》第九卷:追凶者 Ⅸ第五章:手足情深

    15

    叶统调查了林雨萱的情况,从表面上来看,林雨萱只是想要以死相逼让荒地武装做出更大赔款。而在这之前,林雨萱主要是用相貌漂亮的优势来赚钱的,所以这次就搞砸了。

    很遗憾的是,这是她最后一次把事情搞砸了。

    但叶统怎么都想不通,林雨萱为什么会真的跳楼?据当时前往楼上的王天腾所说,最后一刻林雨萱已经伸出了手,直到王天腾接近时才跳了下去。她也许本来已经不想死了,却又改变了注意。

    而林雨萱说了一句话“利用我的时候什么都说得好听,然后转身就背叛我。”也是令人玩味。从叶统所得知的线索,林雨萱欠了大量贷款,但这还不够理解这句话。高利贷纯粹唯利是图、狡诈奸猾,可谈不上“背叛”一说。

    带着这些疑问,叶统坐在荒地武装会所的沙发上,思索着。

    以表象来看,林雨萱的确是自杀。而且现在叶统所了解到的事情,*肯定也会很快了解到,这件事情也许很快就会在*那里结案。但叶统有种感觉——对于荒地武装所遭到的议论和攻击,并不一定会随着结案而结束。

    2020年对于蔑都有点特殊,特殊就特殊在蔑都的房价没有出现明显上涨。但即便如此,绝大多数的人依然对着房价望尘莫及。所以就算房价没有上涨,人们对房价的焦虑还是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关于林雨萱的跳楼,似乎就成了人们发泄的借口。

    叶统原本只是需要证明荒地武装并没有迫害林雨萱,但没料到网络上并不在意荒地武装“友博置业集团”是否害死了林雨萱,而是急于证明是荒地武装抬高了房价。

    就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指引着舆论的风向一样……

    而这时,一名梳着栗子色发型、面貌年轻俊美的男人走进了会所。他是曾帆,曾经是荒地武装旗下产业阿帆酒吧的老板。后来虽然酒吧倒闭了,但无所事事的曾帆依然保持着经常来荒地武装的会所打发时间的生活。

    “来一杯卡布奇诺。”曾帆说道。

    侍者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厨房。

    16

    很快,曾帆吹着22℃的空调、凝视着窗外的炎炎烈日。一边喝着卡布奇诺、一边想着2019年发生的事。

    在2018年,阿帆酒吧被查封以后,曾帆就失去了工作。于是曾帆做出一次改变。改变的方法就是——卖掉了玛莎拉蒂古贝、然后买了最新款保时捷718博克斯特。然后也不再想着开店,而是到处认识异性网友,到世界各地旅游、拍摄风景照同时也与异性网友约会。如果在蔑都,白天曾帆就会在荒地武装会所泡着、偶尔也会帮点小忙,晚上则是在夜店泡着、偶尔也会与一些冲着他英俊面容来的女人共度一夜并且收取一点小钱。

    这样悠闲且奢靡的生活是需要金钱买单的,还好曾帆也是一名富二代。他的父亲是南城的地产商董事长,而恰好他有哥哥在帮助他父亲打理生意。自古以来,长子受苦、幼子享福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曾帆需要考虑的只是怎么样把钱花出与其他富二代不一样的感觉。

    ——而从2019年5月17日开始,曾帆就多了一件需要考虑的事了。

    曾帆说道:“叶统,有两件事,这些年来我一直想不通。我问你两个问题啊。”

    “有事就说。”叶统也有很多事想不通,没心思与曾帆谈话时还做铺垫。

    曾帆说看着窗外,眼神忧郁地说着:“你说,什么样的人能绑架我哥呢?我哥武功高强,还有贴身保镖。即使是你们也打不进去吧?”

    叶统“呵呵”一笑:“只要我们想,在这座城市就没有打不进去的。如果我们都绑不了你哥,那恐怕就只能查一下超人、奥特曼或者钢铁侠了。不过我可以确定,我们没有绑架你哥。”

    “我知道的。他不在这座城市里,他平时都在南城。不过被绑架的时候,他在万城的天使酒店……”

    “等等。”曾帆说到这被叶统打断了,叶统抬起头盯着曾帆,有点疑惑地说道:“难道说……曾凯是你哥哥?!”

    曾帆大眼睛总是闪烁着光芒,这也是他看起来总是像一名高中生的原因。曾帆点了点头,证明了叶统的想法。

    叶统知道曾帆肯定是富家子弟,但是万万没想到能到这种程度。叶统上下打量着曾帆,除了姓氏一样,怎么都没法和曾凯联想在一起。曾凯生得高大魁梧,不算丑、但也不帅,比起顶级富二代这个身份,曾凯看着更像是一名有点富态的普通人。而曾帆看起来则瘦高白净,很显年轻,完全可以与各大当红小鲜肉明星媲美。

    “你认真的?”叶统一直看着曾帆。

    “真的,小哥哥你要相信我呀!”曾帆说着,嘟起嘴做出了一个假装很可爱的鬼脸。

    叶统点了点头,相信了:“哇,你是真的牛!”

    之后叶统接着说:“刚才我们已经把绑架你哥的嫌疑人锁定在超人、钢铁侠或者奥特曼了。那么第二个问题呢?”

    说道第二个问题,曾帆的嘴角微微上扬,眉眼间也变得有些温情。曾帆说:“小哥哥,你说为什么我哥被绑架以后,突然就变得喜欢联系我了?前几天还来蔑都约我吃饭。是不是他发觉了我的可爱是有价值的,要请我拍个电影或者上综艺节目?那我会很火耶!”

    接着曾帆把双手放在脸颊两侧,做出小猫的动作。

    “好好说话,还有别喊我小哥哥。”虽然这个词现在已经时尚化了。但叶统依然没有忘记最开始“小哥哥”是对*业的男性从业者的称呼。

    ——“好的小哥哥。”

    “你……算了。我还是认真回答你的问题吧。”叶统无奈地说道,“虽然对于那次的绑架案,我也只是从网上、和一些朋友那里听到传闻,传说你哥在被绑架期间,那些劫匪本来都要撕票了,却被其中一个绑匪救了下来。你哥这些年来都不怎么陪伴家人吧?我看你整天都呆在会所里,或者去泡夜店,也没机会跟他见面。可能他更加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吧。”

    虽然绑匪突然良心发现,拯救被绑架对象的侠义故事好像有点虚假。但传闻的确是这么传出来了。

    曾帆若有所思。

    然后叶统又补充道:“不过这些只是在别人所跟我讲的情况下猜测的,相不相信还是看你自己判断了。”

    接着叶统继续想着调查林雨萱的跳楼事件的。

    叶统拿起手机,看着林诗楷的微信,林诗楷一直没有同意叶统的好友申请。于是叶统决定主动打电话给林诗楷。

    按照林诗楷微信名上的电话,叶统拨了过去……

    17

    叶统按照着林诗楷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很快林诗楷接通了电话。

    “喂。”林诗楷的声线很轻柔,听起来有点像女人。

    “你好,是林诗楷先生吗?”叶统说道。

    “是的。”林诗楷说。

    叶统稍微思索了一会,这时的林诗楷应该已经知道林雨萱去世的消息了。如果直接提起来,林诗楷不一定会配合。

    然而林诗楷的一句话打断了叶统的思绪:“你好,先生。需要买房吗?我们这有各种价位的房子,250㎡的沿海豪宅、150㎡中高档公寓、90㎡舒适小户型都有。公摊少、位置好,有海景房和市中心繁华地段,还有学区房哦!”

    林诗楷一开口就说卖房,让叶统不知道怎么接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按照林诗楷所说的标准,叶统住的房子只能算是“中高档公寓”。不过叶统更喜欢这种公寓,在他看来,这样的公寓往往比起那些动辄1000、2000㎡的别墅都舒适。

    “关于房子的事情我们可以晚会再说,其实我有些事情想要与您沟通一下。”叶统说,“您知道林雨萱的事情吗?”

    林诗楷沉默了一会,说道:“知道的。”叶统注意到他的声音变得小了很多。

    现在需要让林诗楷意识到——提供关于林雨萱的线索其实是在还林雨萱一个真相,这个尤其重要。一个合理的真相,需要给关注这件事的人一个交代、也要给林雨萱的家人一个交代,以挽回荒地武装的形象。

    于是叶统说:“我是友博置业集团的叶统。关于您姐姐的事,我们深感遗憾。但她当时有些举动不太合理,我们最在调查其中真相,也还您一个真相。”

    林诗楷沉默了好久,然后冷冷地说道:“呵呵,继续说,你们这群无良的卖房的商人,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并没意识到他本人也是卖房的。都是在蔑都这个房价畸形上涨城市的重要一环。

    叶统假装没听到林诗楷的讽刺,接着说:“是这样的,根据我们的调查。您姐姐在这之前欠下了多笔贷款,可能会有些纠纷。您知道其中细节吗?”

    “她自己赚钱自己花,那是她的本事。她赚钱给我花也是她自愿的。你们管那么多搞什么。”林诗楷说道。

    利己主义思想的人总会用这句话来粉饰自己盲目消费时的愚蠢。其中道理可谓错误百出,毕竟林雨萱并没赚到够她花的钱、所以才不得不借各种贷款。但叶统并不打算揭穿林诗楷。

    叶统说:“在当时,她有对我们说了一句话。您作为她的亲人,可能会……”

    ——“滚!都是你们这帮唯利是图的伪君子,你们害了我姐,还在这装什么老好人!”林诗楷怒骂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叶统被林诗楷突然加大的音量震得耳朵疼,刚想要说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真是服了!这一家子什么嘛?”叶统叹了口气,想试着拨回去,却显示林诗楷的电话已经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