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四十一章 灯下骷髅谁一刀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灯下骷髅谁一刀

    “哈哈,你有一刀,你的刀呢?”血修罗戏谑道。

    萧尘看着血修罗像是看白痴一样:“你个天杀的智障,难道你不知道有种境界叫做,手中无刀,心中有刀,此刻本大帝已是人刀合一,俗称刀人。”

    “幸好本帝不是用剑的。”萧尘对于自己当初用刀的决定,真的是庆幸不已,毕竟剑人这个称呼,实在有些不雅。

    然而血修罗的关注点似乎不在“刀人”这个词身上,“狂妄无知的小东西,你是永远不会知道大帝这个词代表的意义,你这是对大帝的侮辱,你的狂妄很成功的激怒了我。”

    “崇拜强者,脑子里都是肌肉。”萧尘想到了书中那对于修罗族不多的评价。

    “大帝之威岂容冒犯,为你的无知去死吧。”血修罗周身的符文开始游动起来,不停地在身体各处组成一幅幅诡异的画卷。

    萧尘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古怪,毕竟自己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帝,而眼前的血修罗似乎是大帝的忠实粉丝。

    感受着血修罗身上的杀气与戾气,萧尘笑了一声,一股奇异的波动从身上突然扩散开去,周围的空气开始出现阵阵的涟漪,如同顽皮的孩童在平静的水面上丢下一颗石子。

    这股涟漪瞬间扩散到整个明海市。

    萧尘缓缓举起虚握的右手,口中轻轻的低吟一声。

    “可愿来否。”

    话音刚落,凤凰山山巅升起一道白光,极速的向着萧尘这方飞来。

    ……

    凤凰山山巅,一身青衣的男子看着天空,他的手中提着一把狭刀。

    狭刀名为无间。

    无间即阿鼻地狱,是八大地狱之第八,也是八大地狱中最苦一个。

    传说被打入阿鼻地狱的阴魂,无法脱出,因为没有轮回,所以将永永远远在地狱中受苦。

    青衣轻轻的抚摸着无间的刀柄,抬头仰望着天空中一红一黑的两个庞然大物,神色有些凝重。

    青衣身后站着穿着中山装的儒雅男子,“青衣,你怎么看?”

    “站着看。”

    儒雅男子蹲在地上画着圈圈:“呵呵,你还是这么幽默。”

    青衣观察了一会,盘坐在地上,将无间平放在膝盖之上。

    儒雅男子见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道:“坐山观虎斗?”

    “站着累。”青衣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呜。”

    儒雅男子强忍住吐血的冲动,在悬崖边来回的走动起来。

    突然间儒雅男子的眼中闪过一点白色,他好奇的向着下方看去。

    一朵白色的小花在一处石壁上盛开,清新淡雅,与世无争。

    儒雅男子好奇的绕到下方,看着面前那朵可爱的小花,这凤凰山周边皆是死地,生命已经死绝,这朵白色的小花为什么还能盛开。

    儒雅男子心中有些疑惑,缓缓将鼻子凑了过去。

    “你是谁。”

    在鼻子快要触碰到白色小花的时候,一个软糯的女生声音在儒雅男子的脑海中响起,儒雅男子像是被针扎一般,立马跳了起来。

    左顾右盼都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儒雅男子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毛病,掏了掏耳朵自语道:“肯定是跟那家伙在一起太久,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

    “你看见我爸爸了吗?”

    软糯的女声再度响起,这次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儒雅男子看了看那朵白色的小花,吓的拔腿就跑。

    “青衣,青衣,有妖怪啊。”

    回爬到山顶,儒雅男子朝着青衣冲去,边跑边喊,“青……青衣,山崖下有妖怪,有朵会说话的花啊!”

    这个时候青衣把右手食指轻轻的放在唇边,示意儒雅男子禁声。

    看着青衣那如临大敌的样子,儒雅男子心中一紧,什么事情能让青衣候这幅模样。

    青衣候是谁?华夏唯一一位已知的“破天境”的绝世高手,人组组长,虽然人组只有他和青衣两个人。

    而且青衣候还是当年‘风神涯之殇’中唯一活下来的人。

    当年风神涯事件导致华夏顶尖战力几乎死伤殆尽,周遭势力蠢蠢欲动,青衣候一人一刀杀的各方势力血流成河。

    那时候起所有人都习惯的称呼这个男人为青衣死神。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人物,此刻却露出如临大敌的模样,这让儒雅男子如何不紧张。

    青衣候紧紧的盯着膝盖上的刀,此时儒雅男子也发现无间的异常。

    那把不知道杀过多少人的刀,此刻正在不停的颤抖。

    无间不停的颤抖着,似乎是在害怕,随着时间的延长,无间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哐。”

    无间居然擅自出窍,狭长的刀身雪白明亮,如同一汪秋鸿。

    刀身上传来一阵如同龙吟的声音,无间带起一道白光向着高空飞射而去。

    “青衣,无间怎么突然失控了?”儒雅男子担心的问道?

    “有人借刀。”

    ……

    萧尘手握着一把白色的狭刀,他将刀横于胸前。

    一刀在手萧尘的气势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一股无边落寞的萧索之感在萧尘身体中爆发。

    如同一颗矗立在绝顶的老松,看过云起云落,看尽世间百态。

    此时萧尘脚下的吞天蟒开始极速的消散,无边的黑气朝着白色狭刀疯狂的注入。

    一个巍峨的黑色巨影在萧尘背后出现。

    黑色巨影一头长发,一袭长衫,一把黑色长刀。

    一团耀眼的光芒在虚影的左肩缓缓升起,如那恩泽大地的太阳。

    接着一团蓝色光芒从虚影右肩升起,清雅淡丽与世无争。

    虚影手中的黑色长刀开始不停地颤抖,黑气在刀身游走,如大龙入海。

    “浩然大世界,曾有大帝肩挑日月,于九天之上挥下一刀,霸道刀意狂奔十万里。”

    黑色巨影缓缓的举起手中虚幻的长刀,天地间所有的光华此刻皆是黯然失色,天地间似乎只剩下这把刀。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凡间岁月催。鸿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间一场醉。”

    萧尘轻轻的将手中的狭刀挥出,风轻云淡,没有任何异象。

    “我是一名刀客。”这句话萧尘说的异常郑重,似乎是在对天地万物说明自己的身份。

    萧尘身后的黑色巨影也随着萧尘的动作一刀随意的挥去,刀落之时黑色巨影已经砰然碎裂,消失在天地之间。

    血修罗感受着天地间的变化,在萧尘挥出那一刀后,血修罗神色大变,突然伸手插进自己胸口中,那里有一副符文组成的诡谲画卷。

    一把黑色长枪从那副画卷中被血修罗扯出,黑色长枪朴实无华,却带着冲天的杀气。

    黑色长枪带着无边的血腥,向着身前的空气砸去。

    天地间一切开始定格,血修罗庞大的身躯定定的立在空中,手中黑色的长枪只挥到一半就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这招叫什么名字。”血修罗将黑色长枪插回胸口的画卷中。

    萧尘转身向着地面飘去,听见血修罗的话,萧尘头也没回,淡淡的从嘴中蹦出几个字。

    “灯下骷髅谁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