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七十章 千邪洞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千邪洞

    屠夫看着那如同怪兽大嘴一般的山洞入口,吞了吞口水道:“大人这里面就是千邪洞的大本营了。”

    萧尘的注意力从怪石之上被带了回来,看了看千邪洞洞口道:“这么个鬼地方,你们挺会藏的啊!”

    屠夫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千邪洞的人基本上都是被蛛网通缉的,藏在这里也实属无奈之举。”

    萧尘点点头,“也是这地方要是没点手段还真不好进来。”

    进去千邪洞后,周围空间的突然变得温暖起来,那股子阴邪的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

    屠夫解释道:“这千邪洞也算是寂静之河的安全区之一,这里面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没有外面那么古怪。”

    萧尘听见安全区三个字差点没笑出声来,“什么狗屁安全区,这里不就是阵眼吗?”

    萧尘很早之前就发现了,整个寂静之河中那些诡异无比的死山,其实就是一座大阵。

    具体是什么大阵萧尘也不太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座大阵应该是带着镇压性质,具体镇压什么东西,那可能还得去寂静之河的终点瞧瞧。

    这个时候一点昏黄的灯光在前方不远处亮起,昏黄的的灯光在漆黑的洞中忽明忽灭,让人心头发虚。

    “屠夫,那是什么?”血娘子实在有些受不了这寂静而压抑的气氛,开口问道。

    屠夫抹了抹头上的汗水道:“那里就是千邪洞真正的入口。”

    随着距离的拉进,那点昏黄的灯光终于在三人眼前定格下来。

    一个很普通的灯笼被插在洞壁之上,灯笼发出微弱的光芒,只能照亮它周围一米的距离。

    灯笼之下坐着一位老人,老人头发稀疏,穿的破破烂烂,脸上的皱纹一层层的堆叠而起,这些皱纹估计能把苍蝇给夹死。

    老人身前是一块平躺的大石,大石之上放着一张棋盘。

    老人似乎没有察觉到三人的到来,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紧紧的盯着面前的棋盘。

    血娘子看着老人,瞳孔蓦然收缩,看见这个老人,血娘子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能在这里出现,而且看样子还是个喜欢下棋的老人,血娘子脑袋中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棋魔,张博。”

    这个人不光喜欢下棋,而且他还有个怪癖,就是下棋输给他的人都会被他杀掉。

    在血煞盟的情报中,这个张博在年轻时几乎每天都会去找一个人下棋,而他几乎没有输过,这个家伙可以说是满手血腥的刽子手。

    张博可是‘蛛网’通缉名单上排名前二十的角色。

    但是十年前张博突然销声匿迹,从此再也没有出现,想不到居然躲到了这里。

    屠夫看见老人之后,脸色很明显的变得很差,屠夫脸色苍白的看着萧尘,眼神中明显带着祈求的意味。

    这个时候张博突然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三人,浑浊的眼睛突然闪过一道精光。

    “要来一盘吗?”张博那沙哑低沉的声音在洞中响起,这声音如同一把刷子,钻进血娘子和屠夫的心中,让二人极度的不舒服。

    血娘子脸色苍白,这个声音居然让她心神暂时的失守,那么眼前这个老怪物已经是‘游野境’的高手了吗?

    听见张博的话,屠夫的脸色愈发的苍白,一丝血迹从嘴角流出。

    屠夫是不敢调动体内气机来做抵抗,所以刚才张博的话,让他受了不小的内伤。

    张博紧紧的盯着血娘子,因为在他看来,这个金刚境巅峰的人,已经是这三人中修为最高的了。

    “姑娘,要不要跟老夫对弈一把,赢了你们就可以安然的离开。”

    血娘子勉强的笑了笑道:“老先生我不会下棋。”

    张博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接着又看向屠夫。

    “原来是你啊!”张博看着屠夫眼皮耷拉了下去,似乎毫无兴趣。

    最后张博的眼光落到萧尘的身上,让张博有些奇怪的是,他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的力量波动。

    此时萧尘的注意力依旧放在那些横七竖八的乱石之上,对于张博连瞟都没有瞟一眼。

    这些乱石给萧尘的感觉非常的奇怪,萧尘试着用死气侵入怪石,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的收获,似乎这就是很平常的石头。

    张博看到萧尘的注意力完全没有在自己身上,干瘪的嘴咧开,语气中带着一丝揶揄的问道:“年轻人要和老夫对弈一局吗?”

    看见张博的注意力终于转移到了萧尘的身上,血娘子和屠夫心中皆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同时二人在心中不约而同的为这个老怪物默哀起来,“你招惹谁不好,非得去招惹这个神经病。”

    听见张博的话,正在研究那些怪石的萧尘抬头看了看张博,看见他身前的棋盘,萧尘眼神中似乎有一股火焰在跳动。

    萧尘乐呵的一笑,居然对于张博的称呼也不计较。

    “老头儿,你要跟我下棋吗?”萧尘满眼放光的问道。

    张博愣了一下,敢这么称呼他的人,似乎很久都没有出现了。

    张博嘿嘿一声怪笑,张开没剩几颗牙齿的嘴巴,阴阳怪气的说道:“年轻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结果张博话音刚落,一个拳头就直接打在了他的眼眶上。

    张博被萧尘一拳打的飞了出去,萧尘的声音响起:“我他奶奶的怎么知道你是谁,神经病,现在的人说话都是这个腔调吗?”

    张博撞在旁边的山壁之上,心中却翻起滔天巨浪。

    因为萧尘的这一拳他根本没有看清楚,甚至身体中的气机都来不及做出防御。

    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眼前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境界要远远的超过自己。

    张博心下骇然,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现在的时间似乎是晚上,寂静之河的晚上。

    寂静之河的夜晚,张博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生人死绝,群魔乱舞。

    在这里呆了近十年,张博还是第一次遇到在夜晚来到这里的人。

    张博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在这里呆的太久了,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