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一百零九章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看着这位将军,徐建军知道事情有转机了,终于紧绷的精神一松,吐出一大口鲜血后失去意识。

    众人手忙脚乱的扶住徐建军,大把的治伤药一股脑的朝徐建军嘴里灌。

    张胜蓝看着这位将军,忍不住心中发毛,作为长年跟鬼物打交道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鬼物。

    看不出这位将军的深浅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作为鬼物,这位将军却满身的浩然正气。

    这让张胜蓝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接下来张胜蓝脸色就变了。

    因为他想起一个传说,就是鬼王之上的鬼帝。

    相传鬼王并不是鬼物的最高境界,在鬼王之上还有鬼帝,到了鬼帝的境界,已经是被天地所认可,一身鬼气也会随着自身性格而变化,或邪气凛然或正气浩然。

    可是这只是传说,天师府上千年的传承中都没有记载过。

    张胜蓝实在没忍住问道:“你们在哪里找到这种狠角色的?”

    憨厚少年笑道:“不是我们找到的,是他找到我们的,他只是让我们带路找喜丧鬼,想着有这样的高手,如果再加上我们所有人,那么胜算肯定会很大,所以我们就联系上所有人,终于在这里遇上了你们。”

    这个时候将军怀中的“少女”小声问道:“能不能打扰一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目光落在张胜蓝身上。

    徐建军昏迷,现在就属张胜蓝修为最高,虽然他不是蛛网的人,但是经过刚才的事件,大家都把他当成了自己人,现在人家问话由张胜蓝出面最好。

    张胜蓝也不推辞,点点头道:“姑娘想问什么。”

    “本来我们是追踪庞大的鬼气而来,但是鬼气突然消失了,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少女”明显有些认生,说两句话脸就红。

    张胜蓝知道肯定是喜丧鬼成魔之后,鬼气转变成魔气而影响的。

    张胜蓝把喜丧鬼入魔的事情说了一遍,“少女”显然对魔这种东西了解不多,有些茫然。

    “来了。”

    这个时候,将军清冷的嗓音在场间响起。

    众人瞬间身体紧绷,如临大敌。

    想像中的喜丧鬼并没有出现,一个暴躁的声音却先传入众人的耳朵。

    “你个憨杂种,本帝的阵图你也敢乱踩。”

    “砰。”随着这声咒骂,传入众人耳朵中的就是重物击打的声音。

    “跑的的但是挺快,给你个机会,前脚放下来一起跑,跑得过本帝,你今天就不用变成渣。”

    “砰!”

    “你他娘的还不听老人言是不是,不放前脚是不是?”

    “砰!”

    “还不放?”

    “砰!”

    “有骨气,我不喜欢。”

    “砰!”

    听见这个声音,人群中有几个人脸上涌起惊喜的神色。

    “是辣个男人吗?”

    看着这几个人的神色,有人好奇的问:“你们认识这个声音的主人?”

    憨厚少年嘿嘿一笑,将萧尘暴力打杀吸血鬼跟暴力拔牙的故事说了一遍。

    很显然众人不相信,一个相当于游野境大佬的吸血鬼侯爵,怎么可能会被拔了牙,还以那种屈辱的方式被人踩死。

    这几人也不多说,只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盯着前方。

    其余人却是不敢掉以轻心,依旧紧绷着身体,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

    随着咒骂声的接近,众人终于看见前方出现两个声音。

    看着那两个身影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此时他们共同的想法就是,“这个世界怎么了?”

    前方,将他们杀的屁滚尿流的喜丧鬼疯狂的跑着,虽然速度够快,但是看上去简直惨不忍睹。

    喜丧鬼整个身体的黑气已经变得非常的淡,他的躯体上满是裂痕,先前蹦出体外的黑色血管也没了踪影,整个乌青的鬼脸之上满是泪痕。

    它居然哭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居然被人打哭了,鬼才知道它经历了什么悲惨的事情。

    喜丧鬼背后跟着一个少年,少年眉清目秀,长得极其招人喜欢。

    但是他做的事情可真是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少年脚下冒着黑气,像一台年久失修的老爷车,他的手里提着一根骨头。

    少年就跟喜丧鬼并肩而跑,没事就用手里的骨头敲一下,当然这不是关键。

    关键的是,少年每敲一下还要吐一口口水,虽然少年吐出来的口水是黑色的,但是并不妨碍喜丧鬼内心受到的暴击。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是又想杀又想辱?

    众人终于明白为什么喜丧鬼会哭了,一代鬼王,甚至未来可能成为一个大魔的人物,现在却受到这样的侮辱,没他娘的当场自杀就算心里承受能力超强了。

    “娘嘞,开会呢?”萧尘看着前方出现的人群中忍不住嘀咕道。

    “砰!”

    萧尘给了喜丧鬼一骨头棒子,顺便又吐了一口黑色的口水。

    黑色的口水一沾到喜丧鬼的身体,喜丧鬼就浑身一哆嗦,然后身上的魔气就减弱几分。

    “唉,马上没机会了哟少年郎,不慎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把前脚放下来吗?”

    看着喜丧鬼无动于衷,萧尘又敲了一棒子,口水当然照常吐。

    萧尘摸了摸下巴很认真的说道:“少年郎,只要你肯放下前脚,我今天就放你一马,怎么样?而且本帝还可以保证,不让对面那伙人伤害你。”

    萧尘说完把胸脯拍的震天响,一副老子说话一言九鼎的豪侠样子。

    喜丧鬼的速度放慢了下来,很明显对于萧尘的话它心动了。

    以它现在的状况几乎是必死的局面,所谓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一头未来的大魔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能活下去吃点苦受点辱算的了什么,国士无双的韩信不也曾受胯下之辱吗?

    喜丧鬼打定主意,突然刹住身体,然后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把手放到了地上。

    此时的喜丧鬼像只狗一般,四肢着地。

    “拿的起放的下,方为真豪杰。”萧尘带着几丝调侃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落在喜丧鬼耳朵里,简直比杀了它还难受。

    恐怕现在的喜丧鬼是真正的想将萧尘扒皮抽筋,吃肉喝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