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风神涯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风神涯

    很多人都知道大海中有一座叫做风神涯的海岛,但是即便是资历最老的船长,也找不到这传说中的海岛。

    关于风神涯的传说很多,有人说那时上天赐予人们的礼物,找到风神涯就能实现心中的梦想。

    也有人说风神涯是被神遗弃的地方,里面住满了被神放逐的怪物。

    只有修行界的人知道,风神涯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海岛,要不是曾经有重宝现实,它甚至不会让修行中人多看上一眼。

    当然风神涯有一个特殊之处,风神涯上无论春夏秋冬,常年刮着风,这也是风神涯名字的由来。

    风神涯的周围布满了暗礁和天然的阵法,这才让风神涯不显于世,让这座海岛充满了神秘。

    在所有地图上都没有这座小岛的位置,但是没有记载,并不代表不存在。

    大海的某处,这里暗礁密布,周围的海水不停的旋转,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漩涡,恶劣的条件成了风神涯最好的保护。

    风神涯本来很大,但是因为二十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导致风神涯有一部分被打碎沉入海底。

    本来就是满目疮痍的小岛,在不久前又遭受了一次重创。

    一把莫名奇妙出现的刀,落在风神涯上,将整个小岛劈开,让它一分为二。

    今天艳阳高照,大海也异常的风平浪静,但是风神涯此刻却热闹异常。

    一位身穿青色长衫的年轻人正在和一群人对峙着。

    年轻人身上的衣服有很多地方都已经破烂,身上大大小小的也有不少伤口,看上去颇为狼狈。

    但是年轻人的神色却很平静,面对着一群虎视眈眈的人,依旧神情自若。

    与年轻人对峙的人多达十三位,看长相并不是华夏人,而且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为首的是一位须发皆白,脖子上带着银白色十字架,手捧一本金色经书的老人。

    老人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嘴里嘀咕着“愿圣光与你同在。”

    老人神色带着几分怜悯,像一位普通的邻家老翁。

    如果不知道老人身份的话,可能只会当他是一位上了年纪和蔼可亲的传教士。

    但是老人的真实身份却很吓人,光明教廷的首席,战力相当于华夏破天境的恐怖人物。

    而且老人身后的那些人,都是一方大佬,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组织。

    这些人都是他们各自组织中,战力数一数二的恐怖人物,这些人的实力无一例外都是相当于华夏的破天境。

    这其中甚至还有“撒旦”,“地狱天使”这样,跟光明教廷完全对立的组织。

    但是今天他们摒弃前嫌,携手并肩,只因为身前这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男人,青衣候。

    老人上前两步,用一口流利的华夏语说道:“青衣候,你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此一时彼一时,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面对如此多的大人物,青衣候全无惧色,冷笑一声:“一群宵小之辈。”

    一位独眼老人越众而出,老人摸了摸自己的左眼,这只眼睛就是被青衣候弄瞎的。

    独眼老人讥讽笑道:“青衣候难道你还没有认清现实,你失去无间的事情,还有你的行踪,这么绝密的事情为什么会暴露?”

    青衣候当然知道,失去“无间”和来风神涯,这种绝密的事情泄露,肯定是有人出卖了自己。

    但是他并没有什么感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勾心斗角,青衣候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青衣候看着独眼老人,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此刻的他依旧温润如玉。

    青衣候淡淡道:“你们忘了我给你们定的规矩了吗?”

    听闻青衣候的话,老人下意识的退后两步,但随即老人面色涨红神情变得狰狞无比。

    刚才那下意识的一退,实在是因为青衣候在他们心中留下的阴影太重了。

    “擅自入华夏者,杀。”那位光明教廷的老人笑呵呵的说道:“我们当然记得,但是还是你们华夏那句老话,此一时彼一时。”

    “别跟他废话,他现在没有刀,又身受重伤,我们一起上杀了他。”

    没有人搭话,但是各种刺眼的光芒从他们身上发出,算是回应了这句话。

    青衣候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诚如先前那人所说,现在的他几乎已经到了穷途末路。

    青衣候回头看了看身后,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一道大裂缝。

    这条大裂缝将整个风神涯一分为二,裂缝之上漂浮着一把通体漆黑,一把没有刀鞘的长刀。

    黑刀通体的弧度很小,看上去和唐代横刀很像,但是黑刀整个刀身的长度,却比横刀要长上很多。

    黑刀整个造型很简单,没有一丝多余的东西,给人一种古朴无华的感觉。

    黑刀刀身最中间有几条裂缝,看上去似乎受了损伤。

    青衣候看着那把黑刀,神情有些憧憬,因为做为爱刀之人,他能从那把黑刀上感受到一股,几近炸裂的力量。

    青衣候身影此时突然变得虚幻起来,整个人开始变得有些不真实。

    看见这一幕,那些即将出手的人不惊反喜。

    作为青衣候的老对手,当然对青衣候了解颇深。

    这种名为“一枕黄粱”的身法,虽然犹如鬼神一般虚无缥缈,不好捕捉,但是消耗也是异常的惊人。

    现在青衣候用出这种身法,根本改变不了眼前的局势,甚至还会加速消耗,让青衣候死亡提前到来。

    青衣候虚幻的身影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独眼老人远远的看着那把黑刀,突然神色剧变。

    “拦住青衣候,他可能要拔刀。”

    听见独眼老人的话,众人心头一震。

    这把刀他们都上前试过,别说拔起,甚至没有人能靠近黑刀五米之内,但是在生死关头,不排除青衣候有什么手段。

    万一真让青衣候拔出这把刀,今天这必杀之局说不定就会成为泡影。

    诚如他们所想,青衣候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这把黑刀之上。

    青衣候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黑刀旁边,众人神情剧变。

    青衣候离黑刀的距离不过一米而已,他们中没有人能做到这一步。

    但是下一刻青衣候的身子就重重的飞了出去,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