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一百七十一章 H市大新闻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一章 H市大新闻

    萧尘就这样一直说到了天亮,其中也讨论过用别的方法重塑肉身。

    但是最终还是拍板决定,用“长生古图”上记载的方法去重塑肉身。

    这样可能会花费很多的时间,但是总比用别的方稳妥很多,万一别的方法出现瑕疵,以后用几倍几十倍的时间去弥补那就得不偿失了。

    天亮之后,萧尘就被母亲抓住,遭到一顿数落,无非就是什么整天不顾家,一个小娃娃哪里有这么多事,还有也不知道陪陪冷小路……

    终于在萧尘不停点头,外加信誓旦旦保证一定会在家里吃午饭后,萧尘母亲才乐呵呵的出门买菜。

    萧尘母亲走后不久,一个西装革履的汉子来到萧家别墅。

    汉子三十多岁,皮肤黝黑,长相硬朗,眼睛如刀子一般锐利,身上带着一股子杀气,一看就是饱经战火的战士。

    汉子此时双眼通红,神情也有些萎靡,应该是很久没睡的原因。

    汉子捧着一个盒子,恭敬的来到萧尘身边。

    汉子将盒子递到萧尘面前,恭敬道:“大人,这是文老托我带给大人的东西。”

    萧尘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汉子嘴中的文老是谁。

    在寂静之河中碰到的那位追长生,追的走火入魔的老头。

    萧尘打开箱子,里面居然是满满的死玉,数量这么多,恐怕都有好几斤了。

    萧尘记得当时自己承诺过,只要能帮自己找到死玉,那么可是大大滴的有赏。

    萧尘点点头问道:“老头儿怎么自己没来?”

    听到萧尘的话,汉子神色有些悲伤道:“文老被人打伤了,现在正在医院中,有可能挺不过去了。”

    萧尘周皱眉头,掂了掂手里的死玉道:“因为死玉的事情?”

    汉子点点头:“文老回来之后,一直在为大人收集死玉,但是在一次地下交易会中得罪了一些人,昨天文老突然被人偷袭,身受重伤。”

    萧尘将装满死玉的箱子放到黑刀面前道:“小龙儿,我出去一趟,这些死玉你拿着去帮我布阵。”

    狱龙的身影突然出现,惊的汉子下巴都快掉了。

    狱龙冷冷的撇了一眼汉子,吓得汉子浑身一颤,这种恐怖的杀伐之气,不知道要经过多少血与火的淬炼才能形成。

    狱龙看着萧尘,就那么看着也不说话。

    萧尘被看的浑身发毛,干笑一声道:“小龙儿,我对天发誓……”

    “这天管不了您,大帝。”

    “唉……嘿嘿,那我对着这把椅子发誓,这次绝对不是我多管闲事。”

    萧尘信誓旦旦的指着椅子赌咒发誓。

    萧尘顺便又将文老头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次狱龙倒是没有再说萧尘“不务正业”,尽是插手一些不符合身份的琐事。

    这种事也是因果,虽然小但是也得处理好。

    见狱龙不再反对,萧尘率先朝外走去,边走边嘀咕:“快点,还得赶回来吃午饭呢!”

    萧尘问清楚文老所在的地方,在h市,有点远,隔着一个省。

    这汉子估计也是足足开了一夜车,才在清晨赶到这里。

    汉子走向路边的一辆越野,为萧尘打开车门。

    萧尘想了想,提起汉子的衣领,整个人冲天而起。

    “大……大……人。”即便汉子长年刀口舔血,心里素质极强,但是也没有见过这种阵仗啊,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慌个球,本帝赶时间,还得回来吃午饭呢!”

    萧尘觉得要是今天再不回来吃午饭,可能耳朵都会被自己老妈给扯掉。

    ……

    h市昨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超越集团的老总,文槊遭到袭击,现在人在医院中生死不明。

    整个h市都沸腾了,整个h市,甚至整个华夏来说,谁不不知道文老爷子的大名,著名的企业家,慈善家,书法家……

    文老爷子不光有上千亿的身家,而且还是有名的慈善家,他资助的希望小学遍布华夏各地。

    而且老爷子面善,待人接物总是笑眯眯的,所以老爷子的口碑非常的好。

    虽然时常传出老爷子追求长生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是有钱人谁还没个特殊爱好呢。

    求长生总比那些个乱七八糟祸害人的爱好要强上许多。

    xx医院门外,挤满了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每个人都神色兴奋无比,这可是天大的新闻,如果能拿到第一手消息,升职加薪指日可待。

    而且谁都知道文老终身未娶,没有子嗣,而且也从未传出老人立过遗嘱的事情。

    如果老人真没挺过去,那庞大财富的归处,又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话题。

    重症监护室外守满警察还有老人的保镖。

    这些保镖提防着每一个人,甚至包括警察,此时的他们不信任外人。

    一位老人躺在病床之上,脸色差的有些吓人,各种仪器的管子插在老人身上,让老人看上去像只八爪鱼。

    一位医生在老人身上不停地用银针刺着,一边刺一边摇着头。

    一位少女趴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上,看着自己的爷爷无奈的样子,撅着嘴小声嘀咕着:“爷爷也真是的,根本救不回来了,还非得强行走针,耗费心神。”

    “轰!”

    此时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从重症监护室传来,大楼外侧的墙壁突然碎裂。

    “敌袭,敌袭。”

    整个楼道瞬间混乱不堪,拔强的拔枪,逃命的逃命好不热闹。

    本来安保措施做的是密不透风,但是谁能想到歹徒居然撞碎墙壁冲了进来。

    而且那边墙壁的外面可是几十米的高空啊,谁也料不到居然发生这么意外的事情。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在一片狼藉的重症监护室响起,一个全身衣服成了布条,头发高高竖起的汉子,晕头转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大……人,咱们……到哪了?”汉子口齿不清的问着。

    “到家了,真是的,心里素质这么差怎么混的。”

    萧尘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向病床上的老人。

    “咔嚓,咔嚓……”

    大量枪械上膛的声音响起,接着一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萧尘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