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去调查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去调查

    萧尘将青衣候身体穴位中的问题清除,顺便说了一下危害,把青衣候吓得够呛。

    萧尘问道:“你这功法哪来的?”

    青衣候有些支支吾吾的回道:“偶然……偶然间得来的,嘿嘿嘿嘿。”

    看这货吞吞吐吐的样子,萧尘就知道有问题。

    萧尘没好气的道:“偶然间,难道有个白胡子老爷爷,找到你,说你是万中无一的奇才,非要传授你绝学?”

    青衣候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居然点点头:“差不了太多。”

    萧尘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这也行?”

    青衣候说了一下功法的来历。

    青衣候别看面相挺年轻的,其实岁数都快过百了。

    往前推算,青衣候开始修行应该可以追溯到民国时代。

    当初青衣候重病,已经躺着等死了,结果就有一个老头子,来到他身边。

    硬是将这套功法传给了他,还说青衣候是天纵之才,这套功法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萧尘对那个传授青衣候功法的人有点感兴趣。

    萧尘问了青衣候功法具体的细节,又结合青衣候的情况,这部名叫《元宗刀》的功法的确是很适合青衣候修炼。

    只是《元宗刀》有几处地方被做了手脚,而且做的极其的隐秘,没有很毒辣的眼力,根本发现不了。

    能这样改动功法的人,绝对是高人,而且那老头子传授青衣候,有毛病的功法到底为了什么?

    最关键的是,天级一班,几乎所有人的修行功法都有问题,这就有些严重了。

    萧尘将自己的发现说了一遍,这次青衣候一个踉跄,差点就翻到地上。

    修行功法,那可是最根本的东西,被各大家族当成命根子的东西。

    现在突然说,命根子出了问题,那还得了。

    萧尘拍了拍青衣候地肩膀笑道:“去查查所有家族的功法是怎么来的。”

    “如果是传承下来的,就问问是从什么时候传承而来,如果说偶然得来,那就问问具体情况。”

    青衣候都快哭了,这玩意能问吗?这样去问人家功法的来源,估计会被人当场打死的。

    萧尘乐呵呵的走出校长办公室,走到门口的时候萧尘回过头道:“友情提示一下,建议你查一查传承最久远的家族。”

    萧尘说着溜溜达达的走向教室,结果半路上遇到两个被缝住嘴巴的学员。

    这一看就是小龙儿的手笔,乐的萧尘哈哈一阵笑。

    萧尘用屁股想也知道怎么回事,无外乎就是放不下心中点优越感罢了。

    萧尘在两人屁股上补了几脚,笑骂道:“真是没福气的东西,机缘送上门都给拦外面了。”

    这几脚踢的他们屁股都快开花了,两人嘴巴被缝住,哭都哭不出来。

    萧尘回到教室,看着众学员一脸震惊加懵逼的样子,就知道是正气决带来的效果。

    正气决虽然是入门的法决,但是贵在朴实,几乎没有任何缺点,当然也没啥优点。

    正气决最适合这些人修行,即便在浩然大世界中,那些大王朝,大宗门的子弟,入门功法大多数也是正气决。

    “放学了,放学了。”

    萧尘乐呵呵的宣布放学,不光学员一脸懵逼,就连狱龙也捂住额头。

    现在才早上十点过,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这么快就放学了?闹着玩呢?

    “不乐意啊?”

    萧尘看着众学员的反应,乐呵呵的问道。

    经历前天放学事件的学员,脸色一变,知道要遭。

    有人刚想站起来说说,结果萧尘的声音更先一步到来。

    “像你们这么爱学习的学生不多了,一人做一万个俯卧撑再走吧,反正现在时间还早。”

    教室中响起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前天才两千个,今天一下子就涨到一万个了,这是要上天啊!

    萧尘领着狱龙跟狗蛋朝着校外走去。

    校门口挂着那一具具干尸实在有些恐怖,好好的一学院,硬是被萧尘弄成了鬼院。

    校门口有两位老师正在一块石碑上刻着字,门口的警卫已经换了人。

    “唉唉,刻的什么玩意,重新刻,就写,这是一群嚣张的人,这是一群智商有问题的人,这是一群赶着作死的人。”

    两位老师一阵无语,这“雷家老祖,暴毙于此”,不是您老人家让刻的吗?

    萧尘看了看岗亭,发现有两个魂魄茫然的在这里游荡。

    人死后三魂七魄并不凝聚,七魄会停留在生前主人爱去的地方,等到回魂夜才会真正的成为鬼魂。

    很明显,这两个魂魄属于七魄中的一种。

    而且这两个魂魄萧尘都认识,那不正是前两天在门前站岗的战士吗?

    萧尘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新来站岗的年轻战士,抹了抹眼泪道:“老七跟月娃都死了,被那个畜生杀的。”

    年轻战士指了指只剩一个脑袋雷晏,眼中满是仇恨与快意。

    萧尘拍了拍额头,这还真是个高危职业。

    萧尘掏出几块死玉,一阵骚气的咒语之后,几只恐怖的大蜘蛛出现在校门口,正是影蜘蛛。

    萧尘指挥着影蜘蛛钻进战士的影子中。

    做完这些,萧尘摇摇头,拍了拍年轻战士的肩膀道:“山上人向来不把山下人的命当回事,习惯就好了。”

    年轻战士有些听不懂,什么山上山下,但是一股深深的悲哀无奈感,却从心底莫名的升起。

    走在回家的路上。

    萧尘从嘴巴里掏出一个小玉盒,递给狱龙,正是装有五行本源,庚金之精的盒子。

    这举动被狗蛋发现,张开小嘴巴,试着把自己的手朝里面伸,似乎也想掏个大宝贝出来。

    萧尘气的一把拍开狗蛋的手,道:“哎哟喂,傻丫头,你嘴巴里可是掏不出大宝贝,你只能把自己舌头扯出来。”

    狗蛋一脸的疑惑,但是身体依旧雀雀欲试。

    萧尘翻着白眼,用一根死气绑住狗蛋,牵着她走,等狗蛋过了这股新鲜劲,就不会掏嘴巴了。

    “小龙儿,这里面是庚金之精,对修复刀身有些作用。”

    狱龙收好玉盒点点头。

    “火焰山那地方我去了,是天地炉,对于恢复肉身来说,这样会节省很多事情。”

    “这段时间小龙儿就帮着代代课吧,我去那些秘境中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