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四百六十二章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二章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天启三百十年,秋,震动中元大陆的事情不断地发生。

    流风城一夜之间伤亡百万,血流成河,生灵涂炭。

    镜花宗宣布解散,门下第子入浅草寺修行。

    天骄混沌剑体萧尘自尽,埋于水月山周边的一座小山之上。

    楼无月自绝于水月山前,一代传奇女剑仙自此落幕。

    天击宗走上吞并扩张之路,没了镜花宗这个拦路虎,天击宗在中元大陆之上势如破竹。

    除了正气长存的大河宗,跟桃李满天下的儒门,尚有一丝薪火传下,其余宗门皆是名存实亡。

    天启三百一十二年,也就是镜花宗解散两年后,天击宗基本有了一手遮天的能力,成为中元大陆的实际掌控者。

    一年后,天击宗对昔日的盟友展开清剿,这宣告着天击宗的时代,正式来临。

    ……

    灵钟山,水月山周围的一座小山包,高不过百丈,因形似大钟而得名。

    山顶之上有一个小小的土包,除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小草之外,没有别的东西。

    这里是萧尘的墓地,无论生前多风光,多恶毒,死后也不过这么屁大点地方。

    自埋下萧尘以后,以前光秃秃的山顶就开始有了生机。

    小草不可思议的疯长到好几米高,一些蔓藤也从山下长到了这里。

    而且这些植物,不会在冬天枯萎。

    这些蔓藤和小草,环绕在那个小土包边上,组成一个奇怪的符号,似乎是一个字,但是却没有人认识。

    如果此时有地球上的人看见,一定会吐一口口水再走。

    因为那些蔓藤跟小草组成的字,是一个大大的“帅”字。

    如此明目张胆的标榜一个帅字,简直不要脸到了极致。

    当然如果有人掘开坟墓看看,就会发现萧尘的尸骨并未腐朽。

    一层淡淡的绿光包裹着他的尸身,一切都是那么的完好,甚至连脸上的表情也栩栩如生。

    ……

    山脚之下,搭起了十几间简陋的茅草屋,十几名美丽异常的女子,在这里修行生活。

    水笙笙坐在茅草屋前,面容很是憔悴。

    看着湛蓝的天空,她总是能在天空上看见萧尘的脸。

    她很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见萧尘,就在那个大葫芦里。

    光着屁股,小脚丫不停的晃动着,萧尘朝着自己咯咯的笑着,那时候她的心都化了。

    水笙笙总是想着,啥时候孩子长大了,给他取个十个八个老婆,生一大堆小萧尘,自己没事就天天抱着亲。

    想到一大堆小萧尘围在自己身边的景象,水笙笙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眼泪不停的落下。

    “笙笙,一起。”白紫烟带着所有昔日镜花宗长老,来到水笙笙身前。

    白紫烟依旧是那副清冷的样子,只是头上的白发,已经没了以前的光泽。

    她们今天都穿的很正式很隆重,因为今天是她们儿子,萧尘的三周年祭日。

    如果萧尘没走,今年也该十岁了吧。

    一行人提着萧尘生前最喜欢的吃食,慢慢的走向山顶。

    ……

    不知道何时,埋葬萧尘的墓地已经被草根拱开,无数的小草根须在打开的墓地中轻轻的飘动着。

    “呼……”

    萧尘小小的身子犹如诈尸一般挺了起来。

    这一幕要是被普通人看见,估计尿都能被吓出来。

    萧尘的脸庞红润,精神良好,手上握着一块巴掌大小的圆形玉石。

    玉石之上有着一条裂缝,似乎只要稍微用力,玉石就会碎裂一般。

    “唉,卧槽,我他妈怎么又挂了。”

    萧尘嘴里传出吊儿郎当的声音,带着三分不羁,七分欠揍。

    “我为什么要说‘又’呢?奇奇怪怪的。”

    低头看了看手里有着裂痕的玉石,接着萧尘就破口大骂起来。

    “你他妈是复活了一个加强团吗?山神玉都快被干碎了。”

    “我草你大爷,你他妈当过家家呢,乱复活是要背因果的,老子投胎之后,难道成了一个大傻逼。”

    “还有你为什么挂了啊!山神玉都救不了的人,老子也是第一次见。”

    “难道你丫偷看隔壁王寡妇洗澡了,惹得天怒人怨。”

    “砰,砰。”

    萧尘越说越生气,对着自己眼眶子就是两拳。

    “你个臭傻逼,脑子有屎的东西,老子这是要背大因果的。”萧尘的眼眶瞬间变得淤青起来。

    “疼,疼,疼……”萧尘捂着自己的眼眶,疼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废物东西,看你尘哥哥出来大杀四方。”

    萧尘揉着眼眶,“风骚”的甩甩头发,一脚将棺材板给蹬开。

    “啊……”

    惨叫声响起,萧尘看着肿成馒头一般的脚指头,一脸的茫然。

    “为什么我会是一个这样子的弱鸡?”

    萧尘忍不住发问,随后又恼羞成怒的看着棺材盖子,忍不住嘀咕道。

    “用这么好的棺材,家里有矿吧。”

    萧尘一蹦一跳的从坟里蹦了出来。

    萧尘坐在悬崖边上,一边揉着自己的脚丫子,一边探查自己身体的情况。

    “嗯……嗯……”

    萧尘像是便秘一般,不停的嗯嗯着,憋的小脸通红。

    最后萧尘悲哀的发现,自己居然挤不出一点灵力。

    没有灵力就无法探查身体的情况,萧尘翻了翻淤青的眼皮子,两巴掌扇在手里的山神玉上。

    萧尘对着山神玉恶狠狠的说道:“别给老子装死,帮我看看身体啥情况。”

    山神玉像是害怕一般的抖了抖,接着一丝绿色的荧光飘起,钻进萧尘体内。

    “啊……天杀的东西………老子的经脉呢?经脉呢?你奶奶的,你到底偷看了多少寡妇洗澡啊?”

    “哇……老子没看寡妇洗澡,这个后果也要背,我萧大头不服。”

    萧尘杀猪一般的嚎叫,在山顶响起。

    经脉没了,这么严重的问题,应该嚎的。

    但是萧尘的关注点好像有些奇怪,总是往寡妇跟洗澡这两个方向扯。

    此时走至山腰的水笙笙抬头看了看山顶。

    “听见了吗?”水笙笙惊喜的问道。

    一众女人不可思议的点点头,那个杀猪一般的嚎叫所有人听见了。

    虽然音调有些不同,但是这个声音绝对是萧尘的。

    “尘尘。”

    所有人泪流满面,哭着哭着却笑了起来,众人朝着山顶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