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五百四十一 霸道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一 霸道

    听了剑主的话,魔性萧尘头都懒得回一下。冰%火*中文.

    在魔性萧尘的世界里,没有妥协二字,今日必杀刀主,谁来了都没用。

    剑主的脸色有难看,今天算是遇上了个油盐不进的家伙。

    “他暂时不能死。”剑主的身影化为一抹流光,突然挡在了魔性萧尘的前方。

    剑主将那如一汪清泉的剑横于身前,脸上已经没了那玩世不恭的样子。

    魔性萧尘没有说话,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就这么直直的朝着剑主走去。

    周围的虚空随着魔性萧尘的脚步,有节奏的震动起来。

    剑主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这脚步声剧烈的跳动起来,似乎下一刻就会冲破胸膛一般。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剑主周身亮起七彩剑芒,阻挡住那脚步声的影响。

    一把血红的长刀,突然挥舞起来,斩向剑主的头颅。

    一抹霸道的刀气,直接冲破了剑主身边的护体剑气。

    剑主神色一变,身形一退再退,但是那抹刀气,却犹如毒蛇一般,紧紧的跟随在他的身边。

    “好霸道的刀气。”剑主的剑重重的挥下,斩断魔性萧尘的那抹刀气。

    魔性萧尘轻轻皱了皱眉头,将手中的刀向前递出,长刀突然化为黑色的粉末,飘散在虚空之中。

    “吞夕·天征。”

    一轮黑色的残阳,不知何时,出现在剑主的身后。

    黑色的残阳下,剑主的身影,犹如蝼蚁一般渺小。

    黑色的残阳,带着比这虚空更加浓黑的光芒,映射在剑主的身上。

    庞大的威压,压的剑主身上的骨头,不停的发出脆响之声。

    冷汗,瞬间湿透了剑主的衣衫。

    这是什么神通?活了无数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霸道诡谲的招式。

    黑色的落日,突然熊熊燃烧起来,这黑色的烈焰,不仅没有一点温度,甚至还带着带着阴冷的气息。

    黑色的烈焰,犹如大潮一般卷向剑主。

    在黑色烈焰卷到剑主的那一刹那。

    滔天的七彩剑光,突然在无边的黑色烈焰中划开一条裂缝,犹如撕裂黑暗的那一抹黎明之光。

    七彩剑气,划破黑暗之后,在虚空中不停的收缩凝聚起来。

    最后在剑主的剑尖处,压缩成一个拳头大小的七彩光球。

    “剑·击陨。”

    剑主手腕一震,那拳头大小的七彩光球,直直的朝着那黑色的落日撞去。

    溢出的爆裂能量,在虚空中不停的碰撞着,虚空被拉扯的极度扭曲起来。

    魔性萧尘有些不耐烦的抬了抬眼皮子。

    先前的那把木刀,突然出现在手中。

    “夜海·天征。”

    魔性萧尘的手中的木刀,突然蹦发出无边的黑色光幕,将周围的一切全部笼罩。

    这一刻,所有的光华都被湮灭,虚空中,无数的星辰之光也暗淡下去。

    “哗……”

    一阵气吞山河的大浪声音,在这虚空中响起。

    一道道滔天的黑色大浪,自那残阳的最下方涌出,重重叠叠,澎湃汹涌。

    落日与大海,本应该是绝美的画面。

    但是在此刻,却成为了夺命的图画。

    大浪滔天,黑日焚世。

    黑色的大海浊浪滔天,很快淹没了剑主那渺小的身躯。

    七彩的光球,撞在黑色的大海之中,没有掀起一丝的浪花。

    魔性萧尘做完这一切,再也没有看剑主一眼,手中提着木刀,一步步的走向漂浮在前方的刀主。

    刀主的神色变得如同死人一般苍白,不光是因为刀气入体的原因。

    更是因为,眼前这个人,那通神的手段。

    剑主在三十六主中,绝对是排在前十角色,但是现在却被困在了无边的刀气之中。

    看着越来越近的魔性萧尘,刀主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死亡,他以前认为这两个字是多么的可笑。

    但是当这两个字降临的时候,他终于感受到了无边的恐惧。

    魔性萧尘来到刀主身边,面无表情的举起手中的木刀。

    “轰!”

    此刻那无边的夜海中,突然蹦发出滔天的七彩剑气。

    无边的大海,被撕裂开来,剑主的身影自大海中狂冲而出。

    黑色的大海,跟黑色的残阳,暴躁的震动起来,滔天的浪潮,跟吞天的烈焰,不停扑向剑主那小小的身影。

    “剑之痕。”

    剑主的身影,突然变的虚无缥缈起来,像是化为虚无一般。

    大浪与烈焰穿过剑主的身体,却没有一丝的阻碍。

    剑主的身体,渐渐的破碎,化为点点星光落入大海之中。

    虚空中不知何时,有了一道微风吹气,轻柔的抚摸着一切。

    魔性萧尘没有停下手中的木刀。

    看着那把愈来愈近的木刀,刀主的眼睛中满是血丝,因为恐惧,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他很想求饶,但是高傲的自尊却不允许他这么做。

    就在魔性萧尘的木刀,将要斩到刀主脖子的时候。

    木刀突然停了下来,一把如清泉的长剑,挡住了魔性萧尘的木刀。

    没有任何能量的爆发,这刀剑相击,似乎又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纯粹力量之间的碰撞。

    剑主的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魔性萧尘。

    眼前这人不属于三十六主,那么能有这等实力的,他只能想到一个人。

    他看着魔性萧尘道:“你是浩然大世界那位大帝?”

    魔性萧尘没有回答,木刀不停的向下压去。

    庞大的力量,让刀剑相接的地方发出阵阵刺耳摩擦声。

    剑主的脸色憋的通红,脖子上的血管犹如蚯蚓一般鼓了出来。

    这强到超乎想象的纯粹力量,让剑主心惊胆颤。

    剑主的剑,不停的被压下去。

    刀尖离刀主的脖子越来越近。

    “砰!”

    剑主咬着牙,将左手重重的搭在剑柄之上,单手握剑,改为双手。

    魔性萧尘的刀,终于停了下来。

    此刻木刀的刀尖,已经刺破了刀主脖子上的皮肤。

    一点刺眼的血红,出现在刀主白皙的皮肤上。

    此刻另外两个身影也赶到了这里,正是花主跟那位老人。

    看着这一幕,老人的脸色,也变得跟刀主一样难看。

    这个年轻人,居然打伤刀主,压制剑主,到底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