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来呀,造作呀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二章 来呀,造作呀

    “你本来可以跑掉的。”

    盘古邪相好奇的问道,他实在不明白,萧尘为何会回来?

    难道就是为了那些蝼蚁一般的普通人?

    这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可能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修行者求的是长生,向来是最惜命的。

    为了救人而葬送自己,这在修行界,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我为什么要跑?”

    萧尘按了按脖子上的伤口,有些疼,但是已经习惯了。

    “你不怕死?”

    “怕。”

    “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就为了这些普通人?”

    萧尘难得的正经起来,脸色虽然苍白如纸,但是却异常的肃穆。

    萧尘轻轻的说道:“有些事情总归要人去做的,不是吗?”

    盘古邪相愈发的不理解起来,问道:“那为什么是偏偏是你来做这个事情?”

    萧尘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

    在很久以前,刚进入浩然大世界的时候。

    那时的候萧尘,只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学生。

    在萧尘无助,仿徨,恐惧的时候,浩然大世界中的很多人都伸出了手。

    他们都是普通人。

    有的人,或许只给了两个馒头,但是却让萧尘不至于,在那个陌生的世界饿死。

    有的人,或许只给了一碗清水,但是却让萧尘不至于渴死。

    有的人,或许只给了两件衣服,但是却让萧尘不至于,在寒冬中冻死。

    萧尘一直都觉得,这些普通人,虽然有很多毛病。

    但是却比那些高高在上的,所谓的仙师们可爱多了。

    萧尘喜欢这些普通人,喜欢看他们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萧尘觉得这才是人生。

    ……

    萧尘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对着盘古扬了扬眉毛,笑道:“你他妈心智不全吗?问这问那的,十万个为什么吗?煞笔玩意。”

    “咳咳……”

    盘古邪相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明明这货神色凝重,一副追忆往昔的感慨样子,结果一开口,就满嘴的脏话。

    这谁受得了?

    盘古邪相强压住眼中的怒火,冷笑道:“你继续叫,看你能叫多久。”

    盘古邪相猛然一挥手。

    以他站立的地方为临界点,庞大的恶意像是疯了一般,腾空而起。

    恶意组成的巨大黑幕,犹如一道天堑,将天地分割开来。

    盘古邪相一步踏出。

    他身后犹如灭世海啸一般的恶意天幕,跟随着他一起朝前扑来。

    “你,能救得了谁?”

    盘古邪相调侃的声音响起。

    这恐怖的一幕,让所有人心生绝望。

    九尾妖狐抓住萧尘的胳膊,身后的尾巴翻腾而出,蓝色的火焰,犹如风暴一般燃烧起来。

    “你不能死,带着他离开这里,我去挡住盘古邪相。”

    九尾妖狐看着封灵儿说道。

    封灵儿神色凝重的点点头,虽然知道这九尾妖狐动机不纯。

    但是此刻她肯救人,总是好的。

    封灵儿有些担心的问道:“你怎么办?”

    九尾妖狐耸耸肩膀:“还能怎么样,挡一下是一下,吾主的威势在,他不敢拿我怎么样。”

    萧尘斜眼看了他们一眼:“我为什么要走?”

    “现在不是耍性子的时候。”九尾妖狐气的在萧尘胳膊上拧了一下。

    “嘿嘿……”

    萧尘一脸坏笑起来。

    看着萧尘的坏笑,众人心头一惊,一股不好预感爬上心头。

    果然,萧尘猛然挣开九尾妖狐的手。

    身上的气势,猛烈的爆发开来。

    萧尘身上开始燃烧起血红色的火焰,血色的蒸汽蒸腾而起。

    空气被血红的火焰,灼烧的变形扭曲起来。

    恐怖的高温,让周围几人,不得不退后。

    “你干什么,你会死的。”

    封灵儿大惊失色。

    萧尘居然在燃烧自己身体中最后剩余的血液,这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死?笑话,要是怕死,我坟头草都怕是几十米高了。”

    萧尘大笑起来,小小的身体中,有股说不尽的豪气。

    萧尘这一路走来,无数次身陷绝境。

    要是怕死,恐怕萧尘早就已经尸骨无存了。

    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血红的火焰,燃烧着萧尘最后的血液。

    困兽之威,爆发而出。

    巨大的血色盾牌,此刻也跟着猛烈的燃烧起来。

    血色盾牌之上的裂痕,极速的修复。

    一道道神秘的花纹,在盾牌之上勾勒出来。

    居然跟萧尘脸上的花纹,一模一样。

    困兽最后一搏的气势,完全爆发开来。

    空间不停的颤动,天空之上,无数的金色大道锁链延伸而下,绑在了血色盾牌之上。

    不周界的天道,也在帮萧尘,做这最后的一击。

    带着恐怖的恶意天幕,盘古邪相大踏步而来。

    吞噬一切的黑暗来临。

    “我真的挺喜欢你这小子的,如果换个地方,或许我们能成为朋友。”

    盘古邪相大笑起来,周身的恶意,愈发的疯狂起来。

    他也用尽了全力,算是对萧尘最后的尊敬。

    “老子不跟畜生交朋友。”

    萧尘咧嘴笑了起来,牙齿之上满是干枯的血渍。

    “妈的,一辈子都在拼命。”

    萧尘忍不住嘀咕一句。

    用尽最后的力气,推着剧烈燃烧的血色盾牌,疯狂的朝着盘古邪相撞去。

    “来呀,造作呀!”

    萧尘神经质一般,扯了扯脖子,发出最后的咆哮。

    “砰!砰!砰……”

    盘古邪相也开始奔跑起来,天地跟着颤抖起来。

    “哈哈……好,你是我遇到过,最爽快的人。”

    盘古邪相大笑起来。

    恶意天幕,犹如大海倒灌,直扑而来。

    整个天地,陷入死一般的漆黑之中。

    “永夜来了。”

    青莺颓然的坐在地上,看着苍穹满眼的绝望。

    九尾妖狐跟封灵儿对视一眼,有些绝望的摇摇头。

    “走吧,趁着这一会,能走一个是一个。”

    九尾妖狐惨然的笑了笑,绝美的脸上满是不甘。

    楚木心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宝船大军,满眼的悲伤。

    “我大楚,终究还是食言了。”

    楚木心紧紧的抱着青莺,滚烫的眼泪落在青莺的脸上。

    绝望的气息,在这永夜中,不停的蔓延开去。

    唯有那熊熊燃烧的血色盾牌,带着最后的倔强。

    就在血色盾牌与恶意天幕相撞的一瞬间,一个身影突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