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泡药水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四章 泡药水

    黑风举着自己的猪蹄子,看着在大木桶里游来游去的萧尘。

    有些疑惑的问道:“尘哥儿,你就不疼吗?”

    萧尘从药水里,把脑袋伸了出来,泪流满面。

    “你他妈觉得我疼不疼?”

    黑风此时发现,萧尘身上的皮肤,居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细小的裂缝。

    透过裂缝,居然可以看见,一些殷红的肉。

    黑风头皮一阵发麻,真是应了那句话,要想人前显贵,必先人后遭罪。

    那些个风光无限的大人物,哪个不是这样过来的。

    天赋只能让你的起点比别人高,但是如果没有一颗坚韧不拔的心,与钢铁一般的意志。

    就算你是上天的宠儿,终归也会被人踩在地上摩擦。

    萧尘贵为大帝,人们只看见了无限的风光与权力,却从没有看见萧尘背后受的罪。

    萧尘在成帝之前,修行路上所受的罪,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萧尘乃真正的大毅力者,大气魄者。

    受苦受难,只是萧尘修行路上的一节小课而已。

    “死猪,你可别看了,唱首歌来听听,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

    萧尘疼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现他已算是明白,

    有些人宁愿一辈子平庸,为什么也不愿意走武道了。

    这根本就是活生生的扒皮地狱啊。

    而且这还只是刚开始而已。

    黑风慎重的思考一会,扭着滚圆的屁股道:“尘哥儿,歌我是不会唱的,要不我给你来段钢管舞吧?我在那地球上看的,可带劲儿了。”

    “噗……”

    萧尘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你在地球上,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鬼混,你是一头猪啊!”

    “猪怎么了,猪就不能看钢管舞了,谁家规定的?”黑风满脸的不屑。

    黑风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钢管,插在了大木桶的边缘之上。

    这货站立起来,像个人一般,妖娆的扭了起来。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看着那妖娆的舞姿,风情万种的眼神,萧尘当场差点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滚……”

    “得嘞,您慢慢玩,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黑风看着快吐出来的萧尘,很识趣的脚底抹油了。

    流苏明月在一边看的眼泪直抹,心疼的摸出山神玉。

    一阵绿光闪动,萧尘满是裂痕的皮肤,逐渐修复。

    但是萧尘却杀猪一般的叫了起来。

    “小祖宗,你在干嘛?”

    流苏明月吓得手一抖,差点没翻进药桶里面。

    流苏明月赶紧抓住山神玉,结巴道:“我……我……我给你修复一下身体。”

    “噗……”

    这次萧尘这次是真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淬炼体魄讲究的就是一个破而后立。

    要让身体在破碎中,完全吸收药效。

    这小家伙倒好,一个山神玉上来,就把刚刚被草药刺激破碎的身体,给复原了。

    这意思就是,刚才泡了那么久,算是白泡了。

    但是萧尘这人,不犯神经病的时候心态超级好。

    萧尘根本没有怪流苏明月的意思,就连为什么不要用山神玉,都懒得解释。

    “噗……小祖宗,您到别处去玩吧,实在没地方去,您就给我跳支舞,唱首歌。”

    流苏明月撅着小嘴,满脸的委屈,将山神玉给收了起来。

    想了一会,还是决定给这大色狼唱首歌。

    为什么不跳舞呢?因为这大色狼手痒的很,喜欢掀裙子。

    “我多想再回到油灯旁

    拨亮童话里的灯光

    多想重趟那条小河

    捞起小河里的梦想

    多想再爬上山杏树

    摇落那满地的金黄……”

    流苏明月犹如天籁的歌声响起。

    本就是不归山诞生的精灵,作为精灵的她,流苏明月天生就有一副好嗓子,当然还有绝世的舞姿。

    萧尘听得有些入神,药水的刺痛似乎也减轻了不少。

    在轻轻柔柔的歌声中,萧尘仿佛又看见了门前的小河,篱笆中的草坪,远处的梧桐树。

    萧尘似乎又回到了明海市,回到了家。

    家里,文静的萧曼语看着漫画书,看似认真的她,或许正在烦恼那一大堆情书。

    母亲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嘴里喊着父亲的名字。

    父亲像个傻狍子一般,从书房里窜了出来,跟自己媳妇陪着笑。

    狗蛋坐在门外的草坪上,一群阿猫阿狗围着她,她开心的笑着,阳光照在她完美无瑕的脸上,美得惊心动魄。

    岁月静好。

    “想家了?”一曲终了,萧尘看着流苏明月轻声问道。

    流苏揉了揉有些发红的小鼻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等我修行有成,我就带你回家。”萧尘笑着眯起了眼。

    “嗯。”流苏明月乖巧的点了点头。

    “顺便跟山灵大人,绿柳老王八,还有那亿万山鬼提亲。”

    萧尘乐呵呵的说着。

    “讨厌,大色狼。”流苏明月羞的满脸通红,煽动着透明的翅膀,一溜烟的跑的没了踪影。

    “唉唉,别走啊,舞还没跳呢,你今天穿的啥颜色……”

    没了流苏明月转移注意力,药水恐怖的药效又袭击大脑,疼的萧尘脑壳一阵炸裂。

    这种疼痛,对于一般修士来说,可能根本无法忍受,但是对于萧尘来说,终究不是什么大事。

    实在闲的没事,萧尘干脆干嚎起来。

    “唉哟喂,哎呦喂……”

    有气无力的干嚎传出去很远,很远。

    这一泡就是一个时辰,萧尘熟悉了这种痛以后,躺在大木桶里差点睡着了。

    武无敌找齐了明天的草药,回来看见昏昏欲睡的萧尘。

    金色的小身板抖了抖,额头之上居然冒出一两滴金色的汗水。

    “泡药水,能泡到睡觉人,也就只有尘哥儿这一份了。”

    “无敌,回来啦!”看着武无敌,萧尘无精打采的睁开了眼睛。

    “嗯。”武无敌轻轻的时候点了点头,跳到萧尘肩膀上,仔细看了看药水的颜色。

    “差不多了尘哥儿,今天就到这里吧!”

    “得嘞。”萧尘一下子窜了起来。

    “嘶。”动作太大,身上的裂痕被扯动,疼的萧尘一阵倒抽凉气。

    “对了无敌,你修行的时候,泡完药水,这一身的裂痕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