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带孩子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六章 带孩子

    可怜的独孤雪,前世的武道大宗师,现在彻底成了人家的宝宝。

    想捏成圆的就捏成圆的,想捏成扁的就捏成扁的。

    萧尘买了个奶瓶,至于喂什么,反正肯定不能吃奶粉那种没营养的东西。

    萧尘提着奶瓶在大街上瞎溜达,顺便还挤了一瓶“果汁”。

    黑风看的泪流满面,这他妈也太奢侈了,这全是一些稀少的果实挤出来的。

    一瓶“果汁”得浪费多少天才地宝啊!

    “给我尝一口,看看会不会有副作用。”黑风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你奶奶的,老子自己都舍不得喝,你还想尝一口。”萧尘一脚就把上窜下跳的黑风给踢飞了出去。

    “砰!”黑风正好落在一个手机店前。

    看着那些鼻青脸肿的店员,黑风恶向胆边生,“打劫,衣服全给老子脱了。”

    “又是这活祖宗。”一群店员泪流满面。

    “来来来,吃东西了。”萧尘一把将奶瓶塞进独孤雪嘴里。

    因为用力过猛,差点没把整个瓶口塞进独孤雪嘴巴里。

    独孤雪差点没哭出来,心里一阵狂吼,“我迟早死在你尘哥儿手里。”

    流苏明月气鼓鼓的抢过奶瓶。

    小家伙抱着跟自己一般大的奶瓶,给独孤血喂了起来。

    “呵呵,想不到你个丫头还会照顾人。”

    “哼!”流苏明月得意的扬了扬小脑袋,结果一滴口水,直接流了出来。

    萧尘看的哈哈大笑,“你是不是盼着小雪雪喝不完,给你剩点啊?”

    流苏明月擦去口水,撅着嘴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我才不爱喝这个哩,果汁有什么好喝的。”

    “吧嗒……”

    说话的功夫,一滴口水又流了出来。

    “不想喝,流口水干嘛?”萧尘看的好笑。

    “我……我……我最近牙疼,所以……所以喜欢流口水。”流苏明月急的胡言乱语起来。

    “呜呜~你再笑,我咬你哦!”

    流苏明月上下磕着牙齿,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结果这小家伙肚子里,一阵空响,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萧尘想起来,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这小家伙都没吃过东西。

    萧尘乐呵呵的找到一个小馆子,给这小丫头点了一桌子菜,这可把流苏明月乐的直打滚。

    独孤雪喝了一半,就不喝了。

    “干嘛,看不起我,不喝光,今天我就把你吊起来打。”

    萧尘不满的看着剩下的半瓶子“果汁”。

    此时独孤雪小脸憋的通红,满眼的生无可恋。

    “噗嗤……”

    “你……你他妈拉粑粑,都不知道说一声吗?”萧尘差点没哭出来,这是直接拉了一裤裆子。

    独孤雪生无可恋的闭上眼睛,一副你爱咋滴就咋滴的样子。

    “你奶奶个腿,不会说话那你也吱一声啊!”

    萧尘让饭店老板烧了一桶热水,像是洗抹布那样,把独孤雪放在桶里一阵搅拌。

    独孤雪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老子迟早被你玩死。”

    “咋滴啊,又要拉啊!”萧尘一阵不满,把独孤雪从桶里提了起来,顺便还甩了几下水。

    独孤雪被甩的一阵发晕,差点没把刚才吃的东西给吐出来。

    一旁路过的饭店老板娘看的一头暴汗,哪有这么带孩子的。

    看不下去的老板娘,直接上来,抢过孩子。

    看着独孤雪哭的惊天动地,老板娘还以为孩子难受呢。

    殊不知独孤雪只是不允许别人碰自己而已。

    “哪有你这么带孩子。”老板娘找到一块干净的毛巾,将独孤雪包了起来。

    “尿布呢?衣服呢?”

    “什么?”萧尘愣了一下:“小屁孩穿什么衣服,光屁股多好。”

    老板娘此刻都怀疑,这小婴儿是不是这家伙从哪里偷来的了。

    可是看这小伙子一表人才,也不像是个坏人。

    老板娘无奈道:“正好我弟妹也在坐月子,她那里应该有尿不湿。”

    十分钟后,在老板娘的帮助下,独孤雪终于穿上了衣服,夹上了尿不湿。

    萧尘抱着独孤雪不满的嘀咕道:“老子这是要伺候祖宗吗?”

    “噗……噗……”

    独孤雪气的,直朝萧尘吐口水。

    “你还发脾气。”萧尘一把将奶嘴塞到独孤雪嘴里,“喝了,不喝光,把你丫吊起来打。”

    可怜的独孤雪,这是遇上个什么人啊?

    等流苏明月吃饱喝足,萧尘又回到刚才的超市。

    把超市里的尿不湿还有婴儿衣服,全给买了下来。

    “你丫可真费钱。”

    萧尘翻看一下,昨天抢劫来的钱,现在用的一干二净。

    独孤雪真想吐这货一脸口水,买这么多尿不湿还有衣服,是要留着下辈子用吗?

    回到家的时候,正好赶上吃晚饭。

    看见萧尘抱着的婴儿,一家人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这出去一天,咋连孩子都有了?

    王哆哆三人,更是伤心欲绝,这连孩子都有了,那自己岂不是没戏了?

    一大家子人,直接来了个会审。

    萧尘哭笑不得,将事情说了一遍。

    这可乐坏了王哆哆他们三人。

    “她叫什么,萧尘哥哥?”

    吃过晚饭,大家都逗起了独孤雪。

    独孤雪面无表情,满眼的嫌弃。

    “独孤雪。”萧尘翻出尿不湿不满道:“你他妈又拉,肠子是直的吗,吃进去就拉出来。”

    “我来吧!”萧尘母亲见儿子笨手笨脚的,想上去帮忙。

    萧尘母亲一接过独孤雪,独孤就雪不干了,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

    “这……”萧尘母亲有些疑惑。

    “得得得,还是我来吧,这货是个死脑筋,你们带不了。”萧尘接回独孤雪,这小家伙立马不哭了。

    “噗噗……”

    独孤雪不停的朝着萧尘吐起口水来。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不让别人碰你行了吧!”

    “你他奶奶的还有心里洁癖,毛病还真多。”萧尘嘀咕着,为独孤雪换上尿不湿。

    晚上萧尘就睡在院子中的躺椅里,抱着独孤雪。

    几个小家伙,好奇的守在一边。

    特别是小应龙,站在萧尘身边,想去摸摸独孤雪,但是却又很怕的样子。

    这样纠结到直接睡着,实在是可爱。

    黑风那死猪半夜才回来,一脸的开心,至于干什么去了,萧尘也懒得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