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七百六十五章 诡异的情况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七百六十五章 诡异的情况

    佛光大盛,将有周围灰色的的空间,照的透亮。

    萧尘满头的黑线,鬼物最反感的就是这种东西,要是佛光不够强大,震慑不了鬼物,可能会遭到阴物群起而攻之。

    但是剧烈的佛光,并没有为萧尘招来什么危险。

    萧尘也懒得管了,直接朝着前方冲去。

    冲过那处山崖,一路向前,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连一点危险都没有遇到。

    飞了大概一个小时,萧尘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

    两边镜像一般的大山,没有一点点的变化,周围也安静平和的有些不正常。

    不是说好的炼锋狱吗,关押重犯的地方吗?怎么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萧尘甚至已经做好了冲阵的打算,可是走了这么久,似乎并没有触动什么大阵的样子。

    萧尘停了下来,经验告诉自己,不能在走了,绝对是哪里出问题了。

    萧尘抬头看向前方,突然皱了皱眉头,在隔得极其远的地方,萧尘居然看见了一个小小的黑点,似乎是一个人影。

    因为隔的实在太远,萧尘看不是清这个人影的样子。

    萧尘握紧了手里短刀,向那个影子奔去。

    诡异的是这个人影,在萧尘前行的时候,也一同动了起来,它也极速的向前而去。

    萧尘跟那个影子就保持着这个距离,一起前行着,无论萧尘如何提速,两方的距离就是不能拉进一点点。

    萧尘前行的同时,紧紧的盯着那个人影,总感觉有些熟悉。

    萧尘轻轻挥了挥手中的短刀,前方的人影,似乎也做了这个同样的动作。

    蓦然萧尘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因为萧尘终于发现前面那个影子,为什么会有些熟悉了。

    为了印证心中所想,萧尘突然刹车,停下了前行的身体。

    果然,前方那个影子,也蓦然停了下来。

    “奶奶的,镜花水月还是阴物作祟?”萧尘骂了一句。

    萧尘之所以感觉前面那个影子会那么熟悉,就是因为前面那家伙,根本就是萧尘自己啊!

    萧尘掉头就往回跑,一把将流苏明月,从怀里揪出来,放到自己肩膀上。

    “帮我看着后面那家伙。”萧尘嘱咐一声,大葫芦的速度加快到了极致。

    “咦?”流苏明月坐在萧尘肩膀上,看着后面,一脸的迷糊,“怎么有两个大帝哥哥?”

    “两个屁啊!”萧尘真想给这小家伙两下子。

    “咦~那个坐在大帝哥哥肩膀上的小姑娘好漂亮呀,她是谁呀?”流苏明月一脸好奇的看着后面。

    “噗……”萧尘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夸自己居然夸的如此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萧尘突然反应过来,流苏明月好像能看清楚后面那家伙的情况。

    以前没太注意流苏明月的天赋,看来这货眼神不是一般的好啊!

    萧尘没好气的说道:“帮我看着,看他的动作跟我的有什么不一样。”

    萧尘不动声色的咬破了舌尖,将一口精血含在了嘴里。

    这样做,一方面试试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幻术,二来,试试后面那玩意,到底是阴物作祟还是镜花水月。

    剧烈的疼痛证明,萧尘现在的看见的并不是什么幻象,而是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那个大帝哥哥在追你。”流苏明月一脸的开心。

    过了一会,流苏明月拍着小手,开心道:“哇,大帝哥哥,那个大帝哥哥跟你的动作一模一样唉。”

    萧尘满头的黑线,看来这货除了眼神好,别的都不怎么靠得住。

    “给我看清楚!”萧尘吐出嘴里带着精血的口水。

    “他吐口水没有?”萧尘问道。

    “吐了。”流苏明月点点头。

    “口水是什么颜色?”萧尘继续问道。

    “红色的哦!”流苏明月一脸好奇的看着萧尘,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萧尘能吐出红色的口水。

    萧尘也懒得跑了,直接停了下来,这都能一模一样,看来不是阴物作祟,应该是镜花水月了。

    萧尘坐在葫芦上思考起来。

    这种情况,看来应该是触发了炼锋狱的大阵了,可是什么时候触发的呢?

    而且这个大阵,看起来也不是攻击性的大阵,应该是一种困阵。

    萧尘有些着急,这种玩意,要是找不到突破的方法,可能一辈子,都要被困在这里。

    要是攻击性阵法,萧尘还可以强闯,但是这种困阵,根本没有强闯的可能。

    而且依照冥府敢把重犯关押到这里的情况来看,这大阵恐怕根本不可能被破除。

    当然要是有大魔头那样的实力,直接把这方天地撑爆,就啥事都解决了。

    萧尘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触发大阵的?

    回想自己从大缸里爬出来之后的每一个细节,萧尘觉得都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萧尘看了看肩膀上的流苏明月,拍了拍额头,难道在自己泡药水的时候,就已经进入的大阵。

    萧尘想起刚才问这小迷糊,自己都不知道飞了多少时间。

    萧尘觉得很有可能,自己从药缸中爬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身处大阵之中了。

    萧尘仰头栽到葫芦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萧尘根本都懒得去想破阵的方法,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里面不知道关押过多少老东西,但是却从未听说出过什么问题,这证明从未有人从这大阵里走出过。

    而且破阵不是光想就行了,你得有丰富的阵法知识,不然你就是抠破头,都不可能想出破阵的方法。

    至于那些什么,凭运气破阵的,都他妈当笑话听听就好,那纯属扯淡。

    “造孽哟……”萧尘叹了口气,这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要是黑风在身边,或许还有办法。

    萧尘看了看周围,到处晃荡起来。

    这里应该是关押着很多重犯的,怎么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逛了一个小时,啥都没有发现,萧尘有些着急起来。

    这他奶奶的连业火长河的前半段都没有走完,就被困住了,还找人,找个鬼啊!

    萧尘又想起刚才那双大毛腿,决定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