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八百一十三章 白裳的剑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三章 白裳的剑

    蓝晴喜的是,妖族终于要有伪帝了,以后再也不用活在人族的阴影之下了。

    悲的是,这个消息却被自己亲自带给了南宫落。

    以南宫落狠辣的性子,恐怕先生渡劫之际,也是应劫之时。

    “后悔了?”妖后有些嘲讽的问道。

    蓝晴的精气神此刻似乎都被抽干了,如果先生因此而身死,她将成为妖族的千古罪人。

    蓝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哽咽道:“王上,无论怎样,都不应该这样对待妖族的第一位伪帝啊!”

    妖后此刻却满脸的笑意,“你也说了,先生即将成为妖族第一位伪帝,有了第一位,那么第二位还会远吗?是不是,宝宝?”

    妖后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轻轻的笑了起来。

    蓝晴听到这话,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妖后,难道说……

    妖后挥了挥手:“去外面看着吧,我可以给追随我的族人一个保证,最后胜利的一定是我妖族。”

    蓝晴走后,妖后脸上的笑意突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悲伤,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

    “对不起,宝宝……”

    ……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苍穹做烘炉,融万物为白银。

    雪已大,风愈急。

    两个清廋的身影,走出了雪国,直面天空之上那巨大的圆盘。

    “咯吱,咯吱……”

    她们的脚步,踏碎了地上的积雪,却踏不碎天地间的寂寞。

    先生轻轻的牵着韩紫琦的手,看着天空。

    先生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怕么?”

    韩紫琦抽了抽鼻子,轻轻的点点头,接着却又摇了摇头。

    “在娘亲身边,我什么也不怕。”韩紫琦抬起头,看着先生,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先生笑了笑,松开韩紫琦的手,看着从天空之上飘下来的那个人,轻轻的叹息一声。

    “是时候杀人了。”一把青色的长剑出现在先生的手里。

    白裳的脚踏在雪地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飞舞的鹅毛大雪,被她身边的冰晶挡在了身外。

    白裳是一个人下来的,她很自信,自信到即便是对上两个神无止境也能取胜,当然她有自信的本钱。

    白裳看着那两个身影,有些意外,因为她看见了先生,那个妖族最有威望的大妖。

    “先生,您好。”

    白裳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于强者,白裳通常会给予足够的尊重。

    “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好看。”先生笑着回了一礼。

    如果不知道的人,或许只是以为老友相遇而已。

    白裳轻轻的点点头,一把冰剑出现在了手中。

    即便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这把剑也幽幽的冒着白气。

    这是一把看上去很简单的冰剑,简单到没有人会认为,这是神兵谱上排名第三的神兵。

    当然它有个好听的名字,“美人”。

    美人如酒,亦如鸩,可醉人,亦可杀人。

    说实话,这把冰剑配不上它的名字,因为它并不美。

    但是握剑的人,很美。

    “请。”白裳右手提剑,缓缓的伸出了自己左手。

    先生轻轻的叹口气:“白裳,你与妖族的恩怨,这么多年来,应该了了吧。你杀我族人至少百万了,无论多大的恩怨,这么多的鲜血应该洗刷的清了。”

    白裳摇摇头,只是坚决的吐出两个字。

    “不够。”

    “那,请吧!”先生无奈的摇摇头。

    白裳前踏一步,看似娇柔的身躯之中,却蕴着恐怖的力量。

    大地疯狂震动起来,白裳身边那偶尔出现的冰晶,此刻彻底飞了出来。

    冰晶在白裳身长疯狂的飞舞起来,一圈圈白色的寒气,极速的荡漾开去。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结冰,就连空中飞舞的雪花,也被瞬间冻结成了冰疙瘩。

    白裳出剑了,她用的并不是修士常用的御剑术,而是一种最古老的剑法。

    “剑一。”

    白裳的身影留在了原地,但是另一个白裳的身影,却从身体之中飞了出去。

    剑气荡漾而起,转瞬之间回转百里之遥,白色的剑气漂亮而又杀机凛然。

    先生轻轻的压住了要出手的韩紫琦。

    “砰!”先生将自己的青色长剑插入大地,一道青色的剑气屏障出现,笼罩住两人。

    “轰!!!”

    从白裳身体中飞出的那个白裳,手中的剑猛然击在剑气屏障之上。

    恐怖的气流,瞬间荡漾开去,掀翻了周围的一切,青色的剑气屏障上出现一道道裂痕。

    而诡异的是,那个白裳的身影,就这么保持着那一剑刺出的姿势,停在了剑气屏障之前,时间似乎已经停止了流转。

    “好剑,好剑法。”先生轻轻的点点头。

    远处的萧尘跟红莲磕着金色的瓜子,悠闲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事情。

    “接下来是剑二,大长老的剑九狱,每一剑都会制造一个身外身,对应着九种大道。”

    “你看第一剑,就是关于时间的,你发现没有,那周围的一切都停止的下来。”

    红莲乐呵呵的磕着瓜子,为萧尘解说起来。

    “有完没完,我自己没长眼睛,不会看呐。”萧尘眼睛都快翻烂了,但是红莲依旧乐此不彼的解说着。

    “哎呀,你这人,我不是怕你看不出什么门道嘛,嘻嘻!”红莲说着又伸手在萧尘手心里,捞走一把瓜子。

    “流氓,土匪……”流苏明月啃着油乎乎的大鸡腿,咬牙切齿的骂着。

    这女色狼,不光亲大帝哥哥,还吃大帝哥哥的瓜子。

    “来了,第二招。”红莲兴奋的跳了起来。

    萧尘真想撕烂这货的嘴巴,自己看出的门道比她多多了,还有脸在自己面前哔哔。

    这个时候,白裳的本体之中,又走出一个身外身。

    这个身外身举起了手中的冰剑,做那开天辟地之势。

    “轰!”

    剑气流转,一道白色而凝练的百丈剑气,直直的冲向剑气屏障。

    巨大的白色剑气之下,天地黯然失色。

    守卫在雪国之中的妖族,看着这一幕,全都心如死灰。

    这白裳作为整片沧溟大陆前三的战斗力,可不是吹出来的。

    “镜中月。”

    先生身前长剑,开始轻微的颤鸣起来,一圈圈不太真实的波纹荡漾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