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 第八百四十二 长大的流苏明月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章节目录 第八百四十二 长大的流苏明月

    “凤霞,为什么不早通知我。”白裙女子话语之间,有些责怪的意思。

    凤霞无奈的叹口气:“东家,那小家伙虽然长相与那人一样,名字也一样,但是性格修为根本就是两个人,害怕叨扰东家,所以没有告诉您。”

    这两人正是张大炮回去万永商号搬来的救兵。

    那白裙女子,乃是万永商号的东家,颜紫宁。

    一位老牌无止境,是无双城,颜家老祖的表姐。

    张大炮听到两位仙子的对话,明白过来。

    跟萧尘长得像,名字也一样的,除了大帝还能有谁?

    看来她们也跟大帝有些牵连,看样子还是善缘。

    张大炮想了一会,“虚空之行凶险异常,大帝的孩子进入虚空空,需要有人照顾,何不将公子的身份告诉她们,这样一来,自然可保公子一路平安。”

    随即张大炮就把,萧尘是大帝儿子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不知道萧尘知道了,会不会打死张大炮。

    莫名奇妙的,自己就成了自己儿子,这谁顶的住啊?

    不说还好,张大炮这一说,凤霞仙子与颜紫宁愈发的忧虑起来。

    此刻她们也从张大炮口中知道了,当初那个人的身份,居然是吞天大帝。

    但是仔细想想,又释然了,也只有大帝才能有那样的威势。

    同时她们两人又有些失落,因为大帝居然连孩子都有了。

    但是无论怎么样,大帝的孩子都不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不然恐怕会内疚一辈子。

    此刻,一个小小的黑点,极速的冲了过来,带着凄厉的呼啸之声。

    颜紫宁轻轻的挥了挥手,那个小黑点,来到三人身边。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居然是一颗人头。

    而且这个人头他们三人都认识,不是那阉人陈宫,又是谁?

    张大炮不了解,但是颜紫宁跟凤霞却是再清楚不过,这陈宫实力到达了何种地步。

    颜紫宁看了看浩瀚的山脉,眉头微微皱起,语气凝重道:“伤口平滑,应该是被一刀斩下的。”

    凤霞满脸的疑惑:“可是我们没感受到天地灵气的波动,应该是没有发生大战。”

    “你觉得谁能,一刀斩下一位神无止境的头。”颜紫宁担忧的问道。

    “南宫落?”凤霞问道。

    “她也办不到。”颜紫宁轻轻的摇了摇头。

    “要不咱们去看看。”张大炮有些着急,你们在这分析个什么劲啊?公子还生死未卜呢!

    “嗯。”三人再次出发,冲向头颅冲来的方向。

    ……

    萧尘在山顶之上坐了一会,准备离开。

    可是此时,流苏明月抱着山神玉跑了出来。

    “大帝哥哥你看,你看。”流苏明月举着山神玉,递到萧尘面前。

    萧尘发现,山神玉中的女子,此刻居然站了起来,似乎要走来一般。

    此刻一双巨大的眼睛,在大山的陡壁之上,蓦然睁开。

    土黄色的眼睛,再也不是那死气沉沉,一片冰冷的样子。

    取而代之的是,激动与不敢相信。

    “公子小心。”死神挡在萧尘面前,催促着萧尘赶紧离开这里。

    萧尘摇摇头:“它没有恶意。”

    萧尘最嘴上这么说,却异常鸡贼的把一颗封印小球放进了嘴里。

    含着封印小球,萧尘静静的等待着事情的变化。

    萧尘有种预感,可能这次能够搞清楚山神玉的来历,还有流苏明月的身世。

    “山神大人,您……您真的回来了吗?”此时一个低沉而激动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

    声音一响起,山神玉就发出通天的绿色光芒,直冲苍穹。

    绿色荧光笼罩之下,所有的植物开始疯长起来。

    只片刻时间,整座大山就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

    “叮铃铃,叮铃铃……”

    突然一声声清脆的铃铛之声传出,接着一片肉眼可见的波纹荡漾而来,将整座大山禁锢住。

    萧尘与死神发现,自己此刻居然动不了了,但是萧尘并不慌。

    因为封印小球已经卡在了牙齿上面,只要稍微一用力,就能咬碎。

    只要出现什么问题,拼老命挣扎一下,再怎么样也能动一动的。

    此时萧尘怀里的流苏明月,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

    接着流苏明月连带着山神玉,从萧尘怀里飘了出来。

    一个身影从小小的山神玉中走了出来,直接走进了流苏明月的身体之中。

    萧尘看见,那个身影脚脖子上,有一串小铃铛,看来禁锢这座大山的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

    那个身影走进了流苏明月的身体之中,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流苏明月那吃的白白胖胖的身体,开始极速的变大。

    眨眼之间,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就出现在了山顶之上。

    一身淡绿色的长裙,没有任何的装饰,却愈发的自然。

    少女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即便身着长裙,依旧能隐约看见少女的身材袅袅婷婷,凹凸有致。

    长发流散如瀑,纤腰一束。

    五官玲珑精美,皮肤粉腻如雪,冰肌玉骨。

    似乎她只须俏目一回眸,那鲜花便绽放万紫千红;只须丹唇稍开启,那黄莺便婉转珠玉佳音;只须蛮腰轻摇曳,那翠柳便飘拂春风几度。

    两道鼻血悄悄咪咪的从萧尘鼻子里流了出来。

    少女回头看了萧尘一眼,正好看见那鼻血长流的画面,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少女捂着小嘴轻笑一声。

    她光着小脚,慢悠悠的从空中落下。

    脚脖子上的小铃铛,发出叮铃铃的优美声音,让人心旷神怡。

    一根蔓藤,连忙伸了过来,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接住了少女。

    少女的小脚就那么轻柔的点在那蔓藤之上,微笑着看着一望无际的大山。

    而此刻,无尽的大山,似乎受到了某种神秘的召唤,全都轻微的颤鸣起来。

    无数的花草树木,也打起了精神,朝着大山的方向摇曳生姿。

    无数的动物,此时也停了下来,它们全都呆呆的望着大山的方向。

    大量的山精鬼怪,魑魅魍魉,不顾头顶烈日,开始向着大山进发。

    一个流淌在骨子里的声音在告诉它们,让它们来这里,跪拜它们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