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风水师诡谈 > 第247章 四十九拜

《风水师诡谈》 第247章 四十九拜

    ();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他有没有问你身体为何会变成这样?”尊老微微笑了一声,将灯芯还回去,继续问道。

    其实,当他看到灯芯的那一瞬,立刻就感受到了里面的阳性能量,倘若是送的普通物件倒还能说的过去,但此物中所含有的能量,不得不让他怀疑,扎西图根是碰到风水师了,而且这名风水师的风水术颇为高强,知道这边风水处理的变化。

    扎西图根颇为疑惑的看了一眼脖子上的吊坠灯芯,他不明白区区一个看似不起眼的灯芯怎么会引起尊老这么盘问,不过他没有撒谎,将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去。

    沈江涛在暗中观察,对于扎西图根所说之事,自己丝毫不担心,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对扎西图根有所保留,自己是风水师这件事扎西图根压根就不知道,更别说沈江涛暗中监视自己了。

    听完扎西图根的讲述后,尊老略微放下心来,但心底还是保持一丝谨慎,毕竟这古灯芯出现的很蹊跷,如果是巧合自当是虚惊一场,若非如此,小心一点还是有必要的,毕竟大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不容有任何差错。

    尊老拿了三炷香来到神像面前,双手举起紧贴额头,闭上双眼,念了一些难明的言语后缓缓睁开眼,对前方的神像拜了三拜,紧接着又闭上眼念了几句后这才走开。

    他来到周围,用符箓划过灯火,把周围的一圈蜡烛点燃,微弱的火光照亮了整个正堂,尊老的脸显得更加清晰起来。

    那张脸庞显得那么的邪恶……

    “该跪拜神灵了!”尊老点完所有的蜡烛后,对一旁的扎西图根说道。

    “师父,往日不是这个点祭拜啊……”扎西图根颇为疑惑的问道。

    他很清楚,自从他做了尊老的徒弟后,几乎天天要对这尊神像跪拜,只不过每天都会在傍晚时分进行,像深夜跪拜这还是第一次。

    尊老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同时以一种奇异的眼光看向扎西图根,他很清楚,扎西图根现在才十三岁,一般情况下只有服从,从来都不过问,而今天却莫名的来这么一句,再加上他脖子上的灯芯,这让尊老再次陷入了怀疑。

    沉吟少许后,他缓缓说道:“这是神灵的旨意,你难道要质疑神灵吗?”

    尊老言语中略带一丝怒意,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包括眼前这名十三岁的少年,他看了尊老一眼,又看了一眼所谓的神灵后,便不再犹豫,来到蜡烛中间的跪拜处,开始跪拜起来。

    扎西图根跪拜的第一下,沈江涛和丁峰二人同时感觉到了有一股阳性能量不停的从扎西图根的身上向神像里输送,与此同时,若是近距离去看,能清晰的看到,扎西图根脖子上的灯芯正在慢慢融化。

    当七七四十九拜以后,灯芯彻底融化,脖子上只剩下了一根红绳。

    尊老满意的看了看扎西图根,说道:“图根啊,刚才神灵跟我说了,你为期一年多的朝拜救赎之旅他很满意。”

    扎西图根眼前一亮,连忙看向尊老,欣喜的问道:“真的吗?神灵真的这么说吗?那我身上的病是不是就能治好了?”

    尊老露出赞许之意微微点点头,说道:“当然,不过,你这段时间要更加诚恳的对神灵的祭拜,才有希望,现在开始,从每天一天一拜改成一天两拜,要尽快让神灵知道你的真诚,如此一来,身体的病也会好的快一些。”

    扎西图根连忙称是,对他来说,再没有比治好病症更重要之事了。

    “好了,去后房睡觉吧……”尊老拍了拍扎西图根的肩膀,走进了后房。

    “江涛兄弟,我猜这尊神像里可能有始皇金印,我现在就去毁了他。”

    丁峰有些心急,正当他上前之时,却被沈江涛拦下,说道:“等一下!”

    “虽然这个风水局我现在还没有彻底看明白,但我敢肯定,除了做此局的风水师和拥有皇帝命的八字人以外,任何一个人一旦进入其中,必然会受到风水局里面的能量影响,到时候会不会像扎西图根那样被控制,也很难说。”

    其实在沈江涛一来这里时就发现,这尊神像不搭的摆设,一般情况下神像后背不能有窗户,而且摆放在一个阳光充足、通风较好的环境之中,阳光充足可以让佛像周围的阳气更加旺盛,这样可以强化住宅内的而风水气场,对于家人运势的强化效果也比较好。

    眼前这尊被人认为的神像不但背靠了窗户,而且此神像面朝背面,丝毫没有沐浴阳光的可能性,再加上这尊神像整体的相面,总感觉不像是一尊神像,反倒是像一些狰狞的魔物。

    最关键的是这尊神像周围布满符箓和风水件,里面存在着一个极其复杂的能量变化,他会以怎样的方式作用到人,沈江涛还未完全搞明白,所以贸然进去,很有可能不但没有破坏这里的风水局,反倒把自己也白搭进去。

    听闻沈江涛所言,丁峰目光一闪,缓缓的退了回去。

    蜡烛慢慢见底,烛光微微晃动,两个人的影子飘忽不定,左右晃动间,时而伸长,时而缩短……

    沈江涛和丁峰二人在凌晨两点时,待尊老和扎西图根二人全部熟睡后,来到正堂跟前,不过他们并没有擅自进入,而是在外面一直观察着,直到现在他们已经观察了一个小时。

    通过罗盘勘测,这间正堂的房门表面上看起来是正北方向,但实际上却恰好向西偏了四十五度,也就是说,门开在了正西北方,而整间正堂的方位,又恰好在路的正西北方。

    又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沈江涛发现,在正堂的西北处居然诡异的安置了一个厕所,他很清楚,厕所放在正堂是犯了神堂中的大忌。

    除此之外,沈江涛还发现,在神像的左右两边还有一个小小的荷花池,不过里面种的不是荷花,而是一些杨柳,整个神像周围的那些风水件都是一些价值千金的老古董,虽然他对古董并非行家,但这些风水件上散发了相当强的时空能量,所以他断定这些风水件定是一些古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风水师诡谈》,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