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末世:仙妻横行 > 第209章 眼盲

《末世:仙妻横行》 第209章 眼盲

    尼尔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国度,也是一块狭长而窄小的弹丸之地,位于华夏和太阳阿三之间。千百年之前,也曾是华夏的属国。

    由于两旁都是大国,再加上自身的体制不够完善,也造就它成为了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那种不发达可谓是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却也因此拥有了超乎寻常的自然资源。世界上所有的最高山峰,有一半跟它都有着关联。

    原本,接到秦叽等人打来第一道求救电话时,程子扬就决定前往去尼尔去搭救他们。宋戴是死活拦住不放行。

    直至最后一道电话打来,听到里面的人说话有气无力时,宋戴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阻止程子扬了。

    尽管如此,他依旧要对程子扬的生命安全负责,哪怕有灵乌在旁边呱呱地叫个不停。目前,人类最高的五级异能者,当前就是宁家的老二和老四,全部都被秦叽他们带走了。所以,他这次决定申请五级僵尸成为程子扬的警卫。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在场人的一片哗然。很多异能者当场都表示无法接受这个提议。可历经宋戴的辩驳,众人再仔细回想怀下,发现眼下也只有五级僵尸还能肩负起护卫程子扬之责。其他异能者如果想跟着去,都只能充当炮灰用。

    程子扬初始也接受不了宋戴这个提议。灵乌更是坚决表示,它可是不搭载僵尸的。

    “老大,”宋戴只得苦口婆心地劝告着。“你都把他们都安排这儿来守家护国了,怎么还要如此忌惮他们呢?再说,你也是八级异能者了。他们再有什么反翘之举,也逃不过你的法眼了?你带上他们,我这才能放下心来啊!”

    “你就学学宁肖吧,”宋戴也只得如此说了。“她都能带着旦柴去那么远的地方搜索产粮基地的选址,你就不能带着他们去探探险吗?虽说你是八级异能者,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我们得防着……”

    “另外,”宋戴觉得还有必要把事情描黑一点。“只有你在新基地,那些五级以上的僵尸才能不敢放肆。万一你也走了,宁肖又没有回来,那些高级僵尸要是有一天想造反的话,我可是镇压不下去的。”

    “好吧,我带他们走!”就这样,程子扬被说服了。

    然而,程子扬被说服了,灵乌却没有被说服,是坚决抑制搭载僵尸上路的。山不转水还转,程子扬就亲自驾机,载着几个五级以上的僵尸,登上了那通向异国的艰险之旅。

    这是一座山峰的入口,据悉秦叽他们的手机信号消失的地点就在这儿一座的山峰上。所以,程子扬和他的僵尸警卫们,也就别无选择,只能攀登这座在世界高峰中能排入前二的山峰。

    面前是一个黄色的山头,脚下是一堆砾石路,前方有什么?他们谁也不清楚,只知道山会越来越高,路会越来越难走。灵乌不肯搭载,也就意味着这段山路全部要靠两条腿来完成。即使是在平地上,这也是一项艰难的挑战。

    徙步开始。走,最普通的行走,大脑甚至还末发出指令,就开始了大腿带动小腿,小腿拎着脚丫的步行。

    当然,一路上,他们还遇到了有人在用匍匐跪拜的方式前行。这些朝拜者们三步一叩首,周身贴伏大地,额头触碰大地,双手伸直,指向远方,那是他们信仰和心所在的方向。

    程子扬原以为末世来临,人们早失去了对信仰的追求。没有想到,在这儿,他再次遇到了虔诚的朝拜者。一阵呼吸急促后,他感觉头痛欲裂,来势汹汹。而这时,一切才刚刚开始。

    一个磕长头的女汉子,在他的面前三步一叩首。经过她身边时,她抬起头来,朝他露出了天真地一笑。看着她肤沉色深重,容颜早衰的脸,却有着孩子般的眼神和微笑,程子扬不由得心下动容。

    他拿出了纸巾,轻轻地拂去她脑门上的泥土,双手合十,柔声细语:祝福你吉祥如意。然后,再拿出一些食物给她。在依依作别之后,他那剧烈的头痛居然消失了。

    风很清澈,却很冰冷。阳光热烈,直射大地。世界上只剩下雪山,沙砾的道路,还有那登山鞋在砾石路上的沙沙声,以及沉重的呼吸声。

    他的几个僵尸警卫,这个时候也跟他一样,僵硬的脸上再没有了冷漠,似乎在忏悔着什么。

    这是下意识地忏悔的开始。一时间,热泪纵横,所有的罪恶渐渐地从潜意识浮现,缠绕着整个身心,喧嚣着,嚎叫着,继续忏悔。罪恶感如百年老房的墙壁一样缓缓剥落,越来越斑驳。

    接着模糊一片,然后坍塌,零落成泥。破茧而出,化身为蝶。身是一样的身,心却不是一样的心。瞬间,生命穿越了时空,剩下的是净土的召唤。

    漫无边境的砂石路,远远地,看着前面的雪山尖儿,很近,走啊走啊,走了四小时,它还是一样的近。风很冷,阳光很毒,气温很低,永远给人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既晒又冷。

    人已经走了很久很久,却依旧没有转过这个山头!时间如水般流逝,山却还是一样的山。那么久,都没有更换背景。山那边还有什么?还有多远?谁也不知道,只能任凭直觉迈着双脚向前行进。

    砾石路在不断地上升,看似平地,却一直是在爬坡。风更凛冽,日头更毒辣。待到感觉不毒辣时,天空竟然下起了雨来。

    程子扬又是吓了一大跳。伸手一看,还好,雨是无色的,不是血红色。来到一块路边的石头上休憩时,有几个女子是很快地出现了。

    其中,一个稍微年轻的女子冲着他笑,尽管仅露出一双眼睛,也能让人感受她的美丽。

    “你们这些人都是来登山的吗?”她在问。

    “嗯!”程子扬点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他需要调整自己的体能,以便继续攀登这似乎看不到尽头的山路。

    “我们也是一帮人,”她笑着说。“三点就起来了。三点哟,我们今天就要转完这山。如果不是因为我怀孕了,会走得更快。”

    尽管程子扬觉得惊奇,但他依旧不开口询问,学着宁肖平时那种吐纳陈新的样子,进行着身心的调整。

    “啊!哦……为什么要来登山?这你又不知道了,登山是求得菩萨保佑,对孩子也好。三个月了,再不转不行了。”于是,这女子自问自答起来。

    注视着这女子远去的背影,程子扬感觉自己周身充满了力量。前后的人只越来越远,越来越淡。只有风、雨、山和自己,当然还有身后的那些僵尸。

    风雨中的世界阴郁得无以复加,就像一个终年生活在抱怨和仇恨的人的内心一样,潮湿、阴冷、无爱和绝望。

    突然,面前出现了一座桥,左边看不到前方,右边是一条上山的路。路上有很多人。桥上立着一个简陋的牌子:西方。一个简陋的箭头:指向左方。

    程子扬停下步子,在询问着身后的警卫:“我们该走向何方?”

    “王者,”六级僵尸很恭敬地回应着。“你一向是决策者。我们遵循着你的选择。”

    于是,程子扬决定向左走去。然而,却什么都没有。他不断地往后看,想问问什么人,这条路究竟选择得对不对。但是,这里找不到人了。只有往前走,要么后退,往右走。

    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正确吗?至少不算错,至少有人陪着一起错。至少不会被责难为何那么固执,要独辟蹊径?跟着人,走错了,不是你的错;自己选择的路,错了,你就要完全负责。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人生道路。他总是在走自己的路,不听别人说什么。尽管这些所谓的别人还有许多是他最在乎的亲人。他仍然走内心为自己选择的路。

    那些年,指责就像这些风雨一样劈头盖脸,昏天黑地地打来,妄想引他入所谓有正途。他知道他们是关爱自己的。可是,他们却在用爱阻碍他前行的脚步和速度,为他营造出一个阴冷抑郁的世界。

    其实,选择无所谓对错,只看是否喜爱;人生不是只有一条道路,条条大路了脱生死。死亡就在那里,正视也好,漠然也好,就在那里,为什么不能满足自己内心的需要和抉择呢?

    不听人言是自私,放弃真我,是另一种自私。别人的人生是人生,自己的人生也是人生。别人的生命是生命,自己的生命同样重要,没有理由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人生。

    累了,同时也质疑自己的抉择。错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折返回去重新上路。坐在一块巨石上,他抬起眼,立即被美迷了心。

    “不好!”正在空间里冥思的灵乌,终于感觉到了这种异样。他连忙扇动着翅膀飞出了空间。然而,终究还是迟了。

    “啊,原来是灵乌,”一道幽深的声音从雪山之巅发出。“真没有想到,竟然还能碰到这种神鸟?”百镀一下“末世:仙妻横行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