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娱乐有属性 > 第184章 新类型属性值——神之右手

《娱乐有属性》正文卷 第184章 新类型属性值——神之右手

    在楚柏的“无事献殷勤”的纯真笑容下,袁嘉渔忍住了一脚踩下去的冲动,到底是答应了楚柏《京都青年》的演出。

    两人这边确定下来后,剩余的事情也就交给了云姐和袁嘉渔那边公司的接洽。

    ……

    下午三四点多,袁嘉渔蜷缩在沙发上一旁,抱着抱枕,手里拿着电视机遥控器,百无聊赖地找着想看的电视,但似乎……注定是徒劳。

    就好似身边有颗太过温暖的太阳,袁嘉渔的那双清澈无比的大眼睛总是情不自禁地偷瞄向一侧。

    那里,楚柏目不斜视,看着杂志,若有所思。

    见他不搭理自己,袁嘉渔故意将一旁的抱枕非常大力地抱在怀里,余光继续偷偷瞥向某处。

    楚柏那里无动于衷。

    她哼了一声,声音很大。

    楚柏终于动了。

    袁嘉渔眨了眨眼睛,似乎很期待。

    然而楚柏只是将桌上的水杯拿起,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然后又继续看起杂志来。

    袁嘉渔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咬牙切齿……攥紧了拳头……

    这个混蛋!!!

    突然。

    “想出去玩吗?”

    袁嘉渔一怔。

    幻听吗?

    她抬起头,就看到楚柏正看着自己,轻轻一笑,再次问了一遍:“想出去玩吗?”

    “现在?”袁嘉渔张了张嘴巴,不确定地问道,那模样竟然还有点小心翼翼。

    楚柏看在眼里,露出了一张温暖如阳的笑容:“怕你无聊,所以……要不要出去溜达溜达?”

    袁嘉渔快速眨了眨眼睛,好似小鸡啄米地赶紧点头,“好啊好啊,那我们去哪玩鸭?”

    楚柏眉眼含笑,好像是被袁嘉渔的模样给逗乐了,开口解释道:“这附近有个公园,一直想带你去看看,但总是没有机会。”

    “好啊,那我去换衣服。”

    袁嘉渔丢下这句话便光着小脚丫小跑到了自己的房间。

    隔着沙发,楚柏仿佛都已经看到了有衣服从衣柜里被扔了出来,顿时一头黑线,没好气道:“别忘了关门啊!”

    “咦?哦~”房间里传来了袁嘉渔傻乎乎的恍然大悟,以及一丝小小的羞愤欲死。

    “嘭!!!”

    房门被狠狠关上。

    楚柏哭笑不得。

    收回视线……

    【体质+1】

    【神之右手+1】

    这是他刚刚获得的属性值。

    楚柏有些怪异。

    以往获得的都是和娱乐有关系的属性值,而今天获得的却是和自身有关系。

    体质他倒是能够理解。

    只不过这【神之右手】?

    瓦特???

    我这是要获得超能力了吗???

    楚柏眼里闪过了一丝若有所思。

    看来他获得的这个属性系统也并非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伸出手,从窗外投射而来的阳光下,楚柏的这只手与往常无异,但一想到刚刚获得的【神之右手】。

    他屏住了呼吸,盯着自己那只右手。

    甚至整条手臂微微颤抖。

    看到了吗?

    都看到了吗?

    我楚柏要牛逼炸了!!!

    谁不服,麻溜地站出来一战!!!

    楚柏满腔热血,迎着耀眼的阳光,举起右手,扬起的目光带着无尽的炽热,大吼道:“战斗吧,我的右手!!!”

    时间定格。

    楚柏盯着自己的右手。

    满怀期待地瞪着自己的右手变异。

    他想着,是像【东京食尸鬼】那样,整只手都变成一把巨型武器。

    但显然事实不是如此。

    他便立即改变思路,可能自己的这只手会在下一瞬间泛着奇异的光芒,然后撕裂虚空,将无尽虚空外的某颗废弃星球,当场捏炸!

    但显然,空气凝固的这个瞬间,手掌里并没有被某种圆型物填充的感觉。

    楚柏眨了眨眼睛。

    有点迷茫。

    是自己想错了吗?

    不!

    一定是召唤方式错了!!!

    楚柏慎重其事地站起身子,深呼了一口气。

    缓缓抬起的目光里充满了认真和一抹……一往无前。

    仿佛他眼下正面临着一场生死大战。

    对面已经召唤了出一头跨过虚空的恐怖巨兽,正仰天咆哮。

    顷刻间天雷滚滚,雷蛇涌炸,整个虚空都被搅乱,一股恐怖的压力正仿佛万座泰山压向他的肩头。

    楚柏幻想着这种压力,身子逐渐颤抖,好似真的有这么一座大山压下……

    对,就是现在!

    楚柏的眼中瞬间迸发出一股璀璨的精光。

    就看他五指张开,朝天一举,并对窗外的太阳大吼一声:“兄弟,干他!!!”

    阳光照在手上,暖暖的。

    楚柏满脸笑容,期待着某种魔幻现象的发生。

    会不会有一道光从他的掌心迸发出来,就像是钢铁侠掌心射出的激光。

    但可惜,掌心除了被阳光照射的有些微热外,根本没有任何异象发生。

    楚柏笑容收起,保持中二的伸手轰出的姿势,带有庆幸的停顿了两秒钟后,最终只能收回这个让人羞赧的姿势。

    不过楚柏并没有气馁,而是快步跑到窗旁,伸手挡住阳光,歪着脑袋看向天空。

    烈日当头,万里无云,湛蓝的天空偶尔有几只小鸟蹿过。

    “你在看什么?”身后传来一个好奇无比的声音。

    楚柏头也不回,本能回道:“我在看……有没有从天而降的一剑。”

    “从天而降的一剑???”袁嘉渔瞪大了眼睛,看着满脸认真的楚柏。

    二话不说,她伸手在楚柏额头上摸了摸,疑惑呢喃道:“没发烧啊?”

    楚柏望天空的动作一顿,黑着脸拿下放在他额头上的那只手,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我很好。”

    说完,再次抬起头,不死心地看向了天空。

    他幻想着,会有一把剑,横空降世,只是一道剑光就震慑住了万界众生,引来了亿万神灵的跪拜大礼,最终划破虚空,从天而降,无比风骚地落在他的面前。

    但可惜……三分钟过去了,这把剑还是没来。

    难道今天限号???

    楚柏的那双大眼睛里写满了费解和迷茫。

    但他身旁的袁嘉渔更多的担忧。

    暗暗搓着手指头。

    【肿么办?感觉楚柏有点怪怪的,要不要请个大师给他看看???】

    “哎……”楚柏叹口气,死心一般收回视线。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阳光下被晒的滚烫。

    没好气地用左手打了下去。

    他不知道的是,对面的袁嘉渔,脸上的忧愁更重了几分。

    【感觉……他病的还不轻呢】

    楚柏收回视线,恢复了平常模样:“我们走吧。”

    袁嘉渔眨眨眼睛:“要不……我们不去了吧?”

    “啊?为什么?”

    “感觉你状态不太好,今天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