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拂袖绝尘 > 第十八章 陨落之战(终)

《拂袖绝尘》正文 第十八章 陨落之战(终)

    眼看叛军的上境界高手手中的刀正反射得寒森森的。

    那一道白衣身影十分的淡定。

    那分明是一双带着杀意的眸子。在沙尘中更是生出了一股煞气。

    ”没有人能够离开。“白衣男子淡淡地开口。

    龙渊缓缓地出现在白衣男子的手中,淡黄色的剑气缓缓流出。数息之间,便有人头落地。

    唰!比之反叛军上境界高手的刀要更加迅速,且刀身并未沾染一滴鲜血。

    白帆轻移剑身,直指先前屠戮最多人族大军的反叛军首领。

    脚下飞沙扬起,龙渊横劈而下。清脆的断裂声渐渐传出。

    嘭!

    “不可能,伴我多年的夺魂刀,不可能!怎么碎了?“反叛军首领一脸难以置信,随即狰狞之色又显于脸上。

    “我要杀你祭我魂刀!”

    反叛军首领经刺激后,愈战愈勇,拳拳直接往白帆的要害之处打去,不留一点还手的余地。

    白帆默念剑诀,“无天,无地,无万物,唯我,唯剑,唯本心!“

    随即操控着龙渊飞向其余的反叛军的人。

    龙渊之快,如闪电般,其余的反叛军的人没有一个能够逃离一剑毙命的下场。

    “不!”反叛军的首领,看着与他共同征战的兄弟一个个躺在血泊中,双眼都带有不可浇灭的怒火。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反叛军的首领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光环,正是召唤手环。发取了信号后,一圈明亮的白光突然一闪又一闪。

    “你们都得死在这!!!”反叛军的首领面露疯狂,整个人几乎都站不稳了。

    白帆并没有受到一丝影响,像一个收割人命的机器一般,转动着手中的龙渊,毫不留情地向反叛军首领的颈部刺去。

    一股血液直接从反叛军首领的颈部流出,唯有一脸愕然留在其面上定格为永恒。

    白帆刚催动剑气破坏了反叛军首领的所有的生机,从远处慢慢地露出了一个紫黑色大门的门身,其领域不断地扩大,直到蔓延到了白帆脚下的那一寸土壤,才渐渐地遏制住扩张的趋势。

    “这是妖域之门!妖军就要来临了!”

    接下来剩下的半个门身也完全显露出来。门把往外缓缓地推出,一个个狰狞的妖兽蜂拥而至。其中有半人身的狮灵兽,齐天高大的暴龙兽,令大地也颤动不已的半血蛟龙,更有早已化去为了人身的妖君。滔天的妖气冲天直上,万物皆藏于云泥雾里。

    白帆飞起,降于九院之长的陆海周围。

    “为何妖族大军要攻打玉成岭?天域中却无一人支援,反而神域府会反戈一击遣出了人族叛军,借此加快玉成岭灭亡的速度?“白帆于上一世就一直不得知玉成岭与妖域的宿怨。

    “这说来话长啊......“陆海语重心长地解释道。

    玉成岭秘辛记载—玉成岭不同于苍茫大陆中天然形成的东洲,天域与北海原。玉成岭是一宗无上妖帝的秘宝所化。

    这就怪不得了,妖军会如此地拼命。白帆想到。

    再过了一会,那个化去了妖身的妖君一步走了出来。这是一个全身都带有妖气的青年,不过在其左脸处仍然有一块鳞片没有化去。只剩半步便修成了人身,这依然是一个恐怖的存在。白帆也因此皱了皱眉。

    墨轩对白帆等人诡异地一笑,之后转身不知对妖族大军说了什么。数十万妖兽如一股洪流一般接近人族的大军。

    这些修炼过百,过千年的妖兽的肉身何等强大。第一防线的人族的大军都成为了妖兽脚下的亡魂。

    有些妖兽以人为食,将完整的人全身吞入口中化作腹中之食。更有妖兽不屑人血,用强大的妖力直接粉碎每一个所见之人。

    白帆不能坐视不管了,他由冷漠到一种深入血液的愤怒。

    他踩着残影,迎击杀人最猛的暴龙兽。暴龙一族曾是远古中的大地的主宰者,它们不仅攻击迅速,爆发力也是妖兽中的佼佼者。白帆用力甩出一剑,本想一剑毙命,但暴龙的肉身太强大了,加上它还修有防御类型的领域,龙渊直接被反弹在一旁。

    白帆也只是一惊,但并不打算退却。他再次召唤龙渊,龙渊的剑身轻颤,回到了他的手中。白帆升起灵府虚鼎,灰色的源气随剑挥动而出。暴龙的肉身虽强,但却抵御不住可以吞噬源力以及妖力的混沌之力。暴龙被剑气攻击到之时,它的身体一节一节地粉碎为血雾。

    白帆之后连斩数十个强大的妖兽,其中也算遇到了几位敌手,所以白帆的白衣被鲜血染红了半边。更显白帆的杀神形象。

    陆海也动手了,既然对上了妖族的大军,他理所应当地要杀敌于枪尖下。他没有向对付白帆时全力倾出,手中的长枪只是银白色的,但出枪神速,不知于数息中斩灭了多少敌人。

    远处的妖君墨轩还迟迟未动。白帆以龙渊再次强势地斩灭了一个妖兽后,他御剑飞向妖君。

    于历喝下,带有灰色剑气的龙渊二话不说地直接劈下。

    嘭!

    一只白皙的手毫无损伤地接住了龙渊。“这剑气还真是古怪!竟然想吞噬我的妖力!”不过墨轩妖异地笑了又笑。

    “不过我族妖皇早已为我以无水筑绝世妖身,如今万法都别想侵我君体!”

    无水?这不是第五重天的灵材吗?白帆听到,面色大变。陨落之战背后可能藏有更大的一个阴谋!

    不过战场上瞬息万变,不容白帆多想。墨轩见了破绽,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把红色的妖剑,刺向白帆。

    白帆虽然察觉了,但妖剑太过凌厉,还是刺入了白帆的左肩处。白帆持龙渊劈开了妖剑,但他的面色变得苍白起来。

    “此剑也可吞噬源力!“白帆这次真的大意了。他的源力开始流失,而伤口不断地严重起来。

    “九转灵诀!“白帆迅速地运转此诀,一个金色的小人飞了出来,五息后,为他修复被破坏的伤口,并摧毁了进入白帆身体的妖剑剑气。墨轩见到白帆施展了治伤的源术,并且很快就恢复如初,更是忌惮十分。

    他所修的剑诀非第一重天之物,其剑气又名为噬灵之力,若是他自己被剑误刺到,也要好长时间恢复,没想到白帆仅五息就解决了其剑气的噬灵之力。

    “不错!白帆你竟然实力达到了这般地步!“一个面貌极其普通的人走了出来。

    “陈骏!是你!”这个人化成灰,白帆都不会忘记。

    白帆的恨意直上心头,他恨不得不顾一切地去杀了陈骏。不过显然还有人要降临。

    一股至强的妖气降临在陈骏身边。

    唔唔!漫天的妖气更甚,这是一个白发如瀑的妖俊的白皙男子,拥有一双似可粉碎一切的眼睛,身披五色铠甲。

    “该结束这一切了!”他的到来令原本士气下降的妖族大军变得勇猛无比起来。而人族的修士们战得更加惨烈,数个修士自爆才换下一个勇猛的妖兽。

    “我是妖皇—君御雪!”君御雪的手中渐渐出现了一把五彩的妖刀。

    “这是妖皇天刀!“

    当刀身一现,空气都剧烈地扭曲,四周的大地开始因此刀失去生机,暗淡无光起来。

    “我来这,没人能够阻止我等。蝼蚁们,还不匍匐?“他此刻被五色源气包围起来,临于空中,持刀为神。终于他不再内敛自身的修为的气息,眉心处的小鼎飞出,血红色的印记不断增加。

    一道,两道,六道...九道!上境界九重天!

    君御雪的气息令天地几乎都快失色。这如狂风般的妖气直接吹灭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族强者,此中不泛有上境界的高手,可是在君御雪的气息面前,分明不堪一击!

    “我来与你一战!”陆海缓缓地升入了空中,手里的九龙金枪熠熠生辉,但与妖皇天刀相比却如萤火与皓月般。

    “陆海大人是人族的希望!“一个正与妖兽生死搏斗的人大喊道。

    之后,人族齐唤“陆海“之名。

    只不过现实很骨感.....

    妖皇天刀直接插入了陆海的胸口中。不堪一击!

    九院之长陆海陨落!

    “这里没人可阻我!”君御雪手中的妖皇天刀五色光彩更加夺目,他以刀借雷劫轰向人族的大营中。

    仅数息,人族大营中不论是死物,还是活物都灰飞烟灭!

    雷劫的余波同样恐怖,一圈又一圈的雷霆令人族大营外到处都是哀嚎,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

    “人族败了,玉成岭败了!”不知道是谁的一句呐喊,原本还苦苦挣扎的人族残部一轰而散。

    “娘!你怎么了?你快起来看看孩儿啊!“一个三四岁大小的稚幼的孩童失声痛哭着,他的母亲用生命替他躺下了雷劫,可却再也起不来了。

    君御雪的眸子冷地扫视了过来。“死!”他只冷血地吐出了一个字。

    “不好!”白帆本来准备隐去身形离开,可见一孩童就要活活地死在他的面前,不论过去还是现在他都不能坐视不管!

    “唯有释放帝剑,可是这把剑可能会引起更大的浩劫!“白帆虽然想到的释放帝剑的后果,但他别无选择。

    “小白。你确定要释放帝剑?这有可能会带来一个更糟的结果!”白池在元神内严肃地问道。

    “不管了!”他抛下这一句话便疾身飞向小孩童。

    “天离....没有母亲了!”小孩童还没有知道君御雪正主宰着他生命,仍在悲伤中。

    当妖皇天刀携五色天光正要劈下,一把红白色的剑挡住了妖皇天刀的攻击!

    正是帝剑!

    剑尖处的血印记不断地在变换着最后化作了一滴金色的血印记。

    一道白里夹红的身影护住了陆天离。帝剑的源气不断地波动着,像是在交织自己的法则。

    “这是一把法则之剑!”君御雪没想到会见到如此之剑。

    “正是上面的人所要的东西。要是能够得到,不要说这小小的玉成岭,就是这整个苍茫大陆都将会是我的!“君御雪早已听说自己所处的地域不过是沧海中的一粟,他看过来自其他不明领域的一个普通人活生生地吞却了一个上境界绝巅强者,之后更于天域中设立了修道联盟,并赏金愿意任何事物交换一把有法则的剑。

    君御雪望着帝剑,望眼欲穿一般,这比获得妖帝秘宝还要兴奋!

    白帆左右两手各持一剑,左龙渊,右帝剑,眉心处升起灰色的小鼎,深灰色的剑气加身。此时白帆如一尊灰衣战神一般,眼神冷冽无比。

    “你不配这把好剑,给我吧!”说着君御雪就幻化大手向白帆压去。

    “聒噪!”白帆蹬地凌空直上,正视着君御雪,回之以两道剑光。

    混沌之力何其恐怖,两股混沌剑气,一大一小,彼此缠绕,滋生出了一股至强的剑意,冲向了君御雪的眉心处。

    “剑意不错!剑诀也留下吧!“君御雪手持妖皇天刀,五色天光在全力一击下抵消了至强的剑气,还冲出了些许,落在白帆的肉身上。白帆吐出一口鲜血,随后用手抹去嘴角的血痕,立刻运转九转灵诀恢复内伤。

    君御雪的眸子终究生出了一股忌惮之意,在他眼前的这个人拥有众多的绝世功法,是一个不世大敌。

    不能继续纠缠下去了,不知在此人身上还会出现什么变故!

    “妖帝印诀!一式-封神!”妖帝印诀为昔日无上妖帝传下的绝世源术。

    白帆在这一世并没有众多的源宝与源术,所以依然只能以剑气抵抗。不过妖帝印诀共有九式,就以妖皇君御雪的修为来说,不好说最后学成了几式,

    “妖帝印诀!二式-灭灵!”

    “妖帝印诀!三式-臣服!!”这一次君御雪用出了两式,两式叠加威力是一式的数倍不止。

    一个神武无比的中年男子立于天地之间,反手一掌,欲掌乾坤,灭神灵!

    这是昔日的妖帝在妖帝印诀所留下的意志!

    这一次白帆再以剑气阻挡,不过灰色的剑气竟然被妖帝印诀生生地击散了,先前从未有过。两道五指金印压在了白帆的身上,白帆重重地被打落在大地!白帆身体的灵脉不断地被摧毁,妖帝印诀残力继续深入白帆的灵脉深处。白帆元神内的封印尘封了许久,如今都快凝固了,不过妖帝残力势如破竹终究是攻向了白帆元神内的封印。

    封印一点一点地破除,白帆浑身灵脉暴胀,金色的符文出现在他的眉心与瞳孔处,一声龙啸从其口中传出!

    第二层封印破除,数千道源气从封印中流入白帆的灵脉中,原本受损的灵脉自动修复起来。

    白帆的气息也暴涨起来,他的修为开始不断突破,再次一跃三阶,到了上境界第八重天才停下!

    白帆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他直接挥动着两把剑冲向君御雪。

    眼前这个人越打越强!君御雪没有想到他的带有杀机四式妖帝印诀反而给白帆带来了造化!

    这下君御雪与白帆变得势均力敌起来。妖皇天刀数次与白帆的两把利剑撞在一起,令周围的空气都蒸发了!

    白帆暗道:“眼下唯有一个办法可以阻止妖皇了!“他放弃了打斗,向昔日小酒馆处迅速地飞去。

    “哪里跑?”君御雪也后来追上,他不想错过白帆的那把神秘之剑。

    白帆打出了剑诀,后紧接着是道元混沌诀,手中的龙渊笔直地飞出。

    “极道无始,剑意无边,心如止水!”

    “无天,无地,无万物,唯我,唯剑,唯本心!“

    “一念天地,万念无疆!“

    白帆于小酒馆处以剑为界,剑诀与混沌诀化作阵灵,形成了一个封界,白帆操控封界将妖兽大军都送出界外。

    君御雪只能看着白帆将阵眼都建完了。不是君御雪不想阻止,因为君御雪几次想冲击剑阵都要被伤上几分。

    界成!人与妖于小酒馆分成两界。不过剑阵都源气只够维持三日而已!

    “我看你们三日后如何挡住我百万雄师?”妖皇拂袖,踏虚空而去。

    玉成岭的人们得到了三日的安宁。白帆力阻妖皇南下的英雄形象被人们四处讴歌。

    一日后。不知妖皇以何手段查到了白帆的身份,之后妖皇为了向玉成岭所有人通缉白帆,散发出了一条假消息“人族余孽白帆是这次陨落之战的导火源,他身上窃有妖族秘宝。只有人族愿意交出白帆,便不会进攻玉成岭!“

    人们开始骚动起来,昔日白帆杀了龙冥,其亲信借此到处吐白帆脏水。不知人们愚昧,还是龙冥的亲信颠倒的是非太过真切。

    “这场战死了那么多的人!白帆理应以生命换我玉成岭百年安宁!”

    “明明是他闯下的祸根,凭什么我们拿生命给妖皇赔罪!“

    “这个人族的败类,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心弃人族而不顾!”

    “抓住白帆!献于妖皇,还我人族太平!“

    到处都是流言飞语,到处都是寻白帆的修士。白帆一夜之间由英雄变成了罪人!

    两日后。玉成岭的众人都疯了!开始地毯式搜寻白帆的踪迹。

    白帆此时心都凉透了,众人都视其为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白帆化去了身形,加快了北去的脚步。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个外貌很普通的人。

    “陈骏!你来了,受死!'白帆平日不论多冷静,只要见到陈骏就会立刻发狂。

    陈骏诡异地一笑,正准备出手的白帆被一个神秘的力量直接还原回了原本的身形。

    “不用我动手,众人都会杀了你!真为你用生命守护这些人感到不值!”

    “这是白帆!大家快来,这是人族的孽障—白帆!“人们瞬时蜂拥而至,各种恶毒的眼神对向了他。

    他的心突然一痛。

    陈骏在远处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白帆的修为都被封住了,两把剑斗召唤不出。不知从哪里还冒出了一个妖族的强者。

    “你做的这些都是无用的!“妖族的强者很冷漠,却同样戳在了白帆的痛处。

    一把妖气强大的妖剑劈向白帆,白帆吐出了数口心血,晕去了。

    .......

    过了七日后。

    “这些都是无用的....“

    “都是无用的......“

    “无用的!“

    “可笑!”白帆脸上挂上一抹冷笑。

    这里是人族的死牢-人间狱。

    白帆在这些天不知受了多少的极刑,全身都是血糊糊的。“已无知觉了么?“

    他全身经脉真的彻底断了,他几次运转九转灵诀,一点源气波动都不再有了。

    “我已是个废人了么?”白帆的眼里分明尽是绝望。

    “元神中的白池又在沉睡。”白帆本想向白池寻助。

    那名先前的已妖剑劈伤白帆的妖族高手缓缓走了出来。

    “果然是你,墨轩!”白帆在被妖剑击中时便得知了袭击他的是墨轩,只是此时他被定身锁死死地禁锢住了。

    “死到临头才有这般觉悟啊!”

    墨轩对手中的妖剑缓缓注入妖力,以一击之力毁去了白帆的肉身,按妖皇指示于其虚鼎取回红白外身的一把剑。

    “这是什么?”白帆的肉身被毁后,留有两个一大一小的元神。

    当墨轩再想注入妖力毁去元神的时候。

    红色的光门缓缓地出现了,一位红衣的神秘强者降临了,他全身都被秘法以神雾遮住。他身上的气息很强大,甚至比妖皇还要强。红衣强者徒手接住了墨轩的妖剑。

    “你是谁?“墨轩的妖剑被眼前的这位红衣的强者两指掐断,墨轩惧了,眼前的这个人比妖皇还要强大,此时他被其气息压制得动弹不得。

    “一个无名之人,不足挂齿。”红衣强者身上并没有源气的波动,但他的一举一动都包含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红衣强者夺步而来,墨轩便受了道伤,墨轩的整个身体都被牵引天地源气所碾压。

    一个红色的小鼎从红衣强者眉心飞出,其中的源气波动十分的恐怖。

    “红红红色的小鼎?”墨轩害怕地连话都说不清了,他有听闻过拥有红色小鼎的人一脉的来历。

    红衣强者凌空一指,囚禁着白帆的人间狱禁制层层破碎。

    他化作一道流光带走了白帆的元神。

    那一日,妖皇雷霆大怒,天已经数次暗无阳光。

    “白帆?被救走了?去!给我全玉成岭通缉他,不论死活,得其红白色的剑者,封为妖君!”

    如今整个玉成岭都被妖族占领,化作了天外妖域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