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将军,孤本红妆 > 第20章:盛宴

《将军,孤本红妆》作品正文卷 第20章:盛宴

    一千人手太少,就算君琛在山谷里中了埋伏,七万多人也不至于全军覆没,定还有一战之力,除非有敌军趁势涌上,沿路进行收割。

    这样一来,他百死无生。她越想,越觉得这是一场针对君琛的盛宴。军队在幽谷前临时驻扎,戚长容披着狐皮大袄,手捧温热汤婆子,时不时还能饮上两杯热茶,过的惬意无比。

    侍春在一旁伺候,忧心忡忡的道:“殿下是真打算烧山吗?”戚长容拍了拍她的手,神态悠然:“你家殿下又不傻,你瞧瞧这场雪,火烧得起来吗?孤只是想要一个态度罢了。”侍春摇头:“可现在人人都说您心狠手辣,草菅人命,因着这事,侍夏已经在那边与人争吵很久了。”争吵不休的正是侍夏与周世仁。

    周世仁口不择言失了文人风度,侍夏也丢了太子妾室应有的贤淑与人吵的面红耳赤。

    两人谁也不服谁,谁也说不过谁。戚长容只看了一眼就摇着头收回目光,正好对上君琛若有所思的神情。

    君琛走到她身边:“臣思索良久,觉得殿下所言有理,但臣领军数年,从未出过内奸之事,若最后证明是殿下冤枉了段江,殿下该如何补偿?”戚长容笑了,她分明听出他话中的无畏。

    “良田千顷,外加孤的赔礼道歉。”她是狐狸,他也是狐狸。只不过这只狐狸手段更加高超,想借着她的手处理异类。

    分明是相信了不是吗?火势顷刻间起,阵阵浓烟弥漫在树林里,惊动了栖息在里面暂居的生物,就连冬眠的蛇也慌不择路的开始逃命。

    山顶,有人慌乱的声音老远传来。

    “报——君家军在山底纵火烧山,火势已经开始向这里蔓延了。”不用多说,浓郁的烟雾已经说明了一切。

    去而复返的赫尔站在段江身后阴森森的冷笑:“君琛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信任你嘛,你莫不是与他合谋暗算我?!”唰唰几声,冰冷的锋刃从刀鞘中脱出,对准了段江的脑袋。

    段江浑不在意,犹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花得七年时间获得君琛信任,为的就是这刻,他算计好了一切,只差最后一步,又怎么可能前功尽弃?

    !

    “报——东边路已经被封!”

    “火势从北边涨上来了。”

    “西路也无法逃生。”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传来,赫尔颓丧的倒退两步,恨不得将段江千刀万剐:“中原人果然不可轻信,你真是害死我了!”火势越来越大,零散的小雪花刚落下来就被红色烈焰吞噬。

    数万大军驻扎在山下,其中还有些人拿着火把。这场火是君琛命他们点的。

    侍春撑了把伞随侍。戚长容笑意吟吟的站在远处,面色悠然,甚至还眨巴了几下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从山上滚下来的人形黑炭。

    没有人愿意被活活烧死或熏死,拼命逃奔下来的人不在少数。她粗略的数了数,藏在山上的果真不止千人,就连逃兵赫尔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