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苏家有女倾繁城 > 六十三:无赖

《苏家有女倾繁城》正文 六十三:无赖

    “我要是和她一样的,早被她气死了。”秦曼槐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了,夜深了,你们快些回去,注意安全,秋霞,找人送两位姑娘回去。”

    第二天本是苏婧瑶回门的好日子,全家都应该高兴才是,不过因为朱氏的到来,这高兴中还参杂了很多情绪。

    老太太早起换了一身玉色印暗金竹叶纹的长衣,头发简单绾成发髻,插了一支翠纹八宝钗,打扮的简单,却有当家人的气度。

    几个姑娘和哥儿先到常熙斋给老太太请安,大房二房的人难得都来了,除了柳荷。

    请过安后每人用了些茶水果子,就等着苏婧瑶回来了。

    “一会儿婧儿的婆母不论说什么你们也别当真,她就是那个样子,说出来的话不走心,惹了谁不痛快就忍忍吧。”秦曼槐说。

    老太太也点点头,为了苏婧瑶在婆家的日子,也只好如此。

    可其他人却不那么想,苏婧瑶又不是她们生她们养的,才不会心疼她。

    像曹千怜,当即就说了句“大夫人这样说可不是把咱们苏家的脸伸出去给人家打吗?”

    “二娘子这话不对,朱氏说到底也就是嘴巴硬了些,二姑娘有孕后她待二姑娘还是不错的,不能只看她不好的地方不是?”

    曹千怜不屑的剜了秦曼槐一眼,转过头去。

    昨日苏耀又是歇在的映霞居,不然她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张狂。

    晚间在床上,曹千怜又与苏耀提了一嘴给苏玉瑶说亲事的事,听苏耀的意思是已经给她在看人家了,曹千怜本有心问问都是哪家的公子,可苏耀却没说。

    他只说“玉儿是我的心头肉,苦了谁也不能苦她,你且放心,人选我定会细细筛选,找个门当户对的,相貌能耐都不差的。”

    曹千怜听了笑的娇羞,小脸一红,抱着苏耀的脖子就亲了他的脸,声音嗲颤道“大郎最好了,以后玉儿嫁给好夫君,都是大郎的功劳!”

    看着曹千怜今天神采飞扬的,老太太就猜中肯定是自己的儿子又许她什么了,但今天的要事是二姑娘回门,她没空理曹千怜如何。

    “一会儿亲家母来,你们就回到各自住处不要出来了,省得碰上了闹出什么不对,这儿有我和大夫人。”

    曹千怜康敬兰和方莅胡芷柔一同起身,道了声是。

    马车到苏家的时候差不多晌午左右,今天难得暖和些,阴了好几天,今天终于放晴了,太阳光懒懒的晒在众人身上。

    老太太和大夫人在常熙斋等着,由周嬷嬷带着侍女去接的苏婧瑶。

    没等从马车中下来,朱氏就开始抱怨连连“路这么不好走,还非得赶着这时候回来,我看我就是上辈子对不住你,这辈子任你欺负的!”

    苏婧瑶听了却没说什么,由两个侍女小心扶下。

    周嬷嬷也听见了朱氏说的,但脸上的笑一点没变,就像是没听见一般,先是行了礼“亲家夫人好,老太太在里头等着呢。”

    朱氏抬眼看了看苏家的大门,没好气的说“你们苏家可真体面,见亲家就打发你这么个干活的来?传出去都给我丢人。”

    周嬷嬷陪着笑说“亲家夫人说的对,实在是老太太天冷身子骨乏,大夫说了要静养不宜出门,大夫人在身旁伺候着抽不出空来。”

    “我也天冷身子乏,不也陪着婧儿来了?一看就知你家老太太不疼婧儿,还不如我一个做婆婆的疼她!”

    这话说的,原本就是她非得跟着来的不是?苏婧瑶也没打算让她陪啊。

    老太太身边的青莲碧荷一左一右的扶着苏婧瑶,将她身边的侍女替了下去,说道“二姑娘身子可乏累吧?老太太整天盼着二姑娘回来,因为您回来今早老太太可多吃了半碗饭呢!”

    苏婧瑶难得笑了笑,问道“这些日子祖母身子可好?”

    “好好好,只要姑娘回来看一眼,那老太太的身子就一点毛病也没有了!”碧荷嘴很甜,几句话就逗笑了苏婧瑶。

    倒是一旁的朱氏又不愿意了,出言挖苦说“听你的意思婧儿还得常常回来了?她大着肚子出什么差错你们这些做奴婢的能替吗?站着说话不腰疼!”

    老太太在常熙斋中一言不发,就等着二姑娘和朱氏的到了,没等众人进常熙斋的院门,聒噪的声音就传进了老太太的耳朵。

    一旁的秦曼槐给她倒了杯茶,,宽慰道“婧儿也回来了,您别动怒,咱看二丫头的面儿,不同朱氏一般见识。”

    老太太点点头,端起茶来喝了一口。

    苏婧瑶许久没回门,无论是否大着肚子,总是要请安行礼的,这是小辈的礼节。

    刚进门,苏婧瑶轻撩底裙,准备跪下。

    还不等老太太和秦曼槐阻拦,朱氏就不愿意了,一把扯起了苏婧瑶“你是个脑袋蠢的?你现在大着肚子连给我请安我都给你省了,怎的回到娘家还跪?给我孙子跪出不对了你担得起吗!”

    上来就来了这么个下马威,老太太的脸当即就阴了下来。

    秦曼槐出言说“亲家母来了,快坐快坐,刚烹好的茶。”

    朱氏也没多说什么,更没拜见老太太,就那么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椅子上。

    苏婧瑶余光注意到,自家祖母的脸阴沉的不行,却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也不同朱氏说话,扭脸看苏婧瑶问道“婧儿,近日身子可好啊?”

    原本站在一旁的苏婧瑶不敢与老太太太过亲昵,怕婆母数落她,可听见她日思夜念的祖母问她身子好不好,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瞬间充斥着眼眶,快走两步扑在了老太太怀里。

    “祖母,孙女想您了!”

    老太太嘴角带笑,仿佛忘记了一旁那个让她不悦的人,眼睛慈祥的眯成了一条缝,手掌一下一下的轻轻摩挲着苏婧瑶的背。

    一边是未长大的孩子,一边是越活越像孩子的老太太,祖孙俩这个样子,让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周嬷嬷打从心底觉得开心,眼角也湿润了,不动声色的用帕子擦了擦。

    “快起来让祖母看看!显怀了吧?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一切都好!”苏婧瑶起身站起,转了两圈,微微隆起的小腹让她的动作看起来有些笨拙。

    可老太太却笑的真诚,眼泪落下几滴又笑着擦掉,语无伦次道“好好好,一切都好就成…就成…”

    朱氏看着这孝子慈孙的场景,非但不感动还觉得碍眼的很,清了清嗓子说道“亲家老夫人,婧儿与我提过几次说想回娘家来看看,咱们都是做女人的,也都是别人家的媳妇,我这点还能不明白?也实在体谅她想家,今儿就放她出来了。”

    这话还算稍微中听些。

    可好话还没说两句,画风一转,朱氏又说起了别的。

    “亲家老夫人你也知道,女人怀孕那是时刻在鬼门关打转的事,一个不小心就容易一尸两命,我盼了这么长时间的孙子可不能出差错,你懂得的吧?”

    眼看着朱氏就要站起来和自家祖母说话了,苏婧瑶连忙阻拦,扶着她坐会椅子上,递了一杯茶。

    而朱氏扬开了她的手,示意她别掺合。

    老太太阴着脸默不作声,继续听朱氏说。

    “再有几天就元春了,算是个大节,这些个规矩礼节忒繁琐,我想着今儿让婧儿回门了,再有什么就别叫她回来了,一来一回路上颠簸不安全,亲家老夫人也不是那种不体恤的。”朱氏的嘴脸慢慢展露无疑,站起身连比划带嚷嚷的,说话声音在院子外都能听清楚。

    老太太许久才点了点头“说到底婧儿是嫁到了你古家,但她好说歹说都是我苏家姑娘,有些孝道礼节必须遵守,想她盼她那是次要的,总不能对不起老祖宗吧?”

    要是说想念苏婧瑶,怕是朱氏当场就得翻脸,回去还不一定怎么欺负苏婧瑶呢。

    拿出老祖宗来压朱氏是最合适的,古家也要孝敬老祖宗,过年节时也要上柱香拜一拜。

    倒不是说老太太死活要让二姑娘回来,可就这点子小事朱氏都非要插上一脚,在古家还哪有苏婧瑶的容身之处?岂不是事事都要看朱氏脸色翻不得身?

    朱氏听见老祖宗这三个字,依旧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自言自语道“我古家也要祭拜老祖宗,婧儿又不是只有你苏家一家的老祖宗,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现在是我古家人,三天两头的往娘家跑什么?”

    这般无赖,活像个乡邻间的泼妇。

    老太太气的直喘粗气,周嬷嬷忙替她拍了拍背,秦曼槐刚要出声又听朱氏说道“亲家夫人你也不必同我说什么,我今儿陪同婧儿来是给亲家老夫人老太太的面子,咱俩平起平坐我也不看你的面子了,咱们都是大门户家的儿媳,都要顾得彼此体面,别在这儿继续纠缠,传出去丢了我的人!”

    苏婧瑶打死也没想到婆母到这儿能说这些,急的是泪花都落下了,哀求朱氏不要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