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苏家有女倾繁城 > 六十六:抱怨

《苏家有女倾繁城》正文 六十六:抱怨

    自打与苏耀说过给大女儿议亲的事,这事就完全没了音讯,曹千怜是左盼右盼,愣是什么消息也没盼来。

    一天天过去,眼看着元春办的不错,自家大女儿的亲事却还没个音信,曹千怜是彻底坐不住了。

    晚间苏耀有公务在身,本想歇在余鸿苑忙完就睡下了,不想映霞居的刘妈妈来,说是二娘子头疼难忍,想让主君过去看看。

    苏耀撇了撇嘴,心里情愿奈何公务没处理好,身子又乏累,等都做完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整个苏府已经沉浸在了梦乡中。

    以为曹千怜就这么歇下了,苏耀也准备宽衣睡下,不想她身边的喜鹊又来,说二娘子头疼的睡不着,大夫开了安神药喝了也无济于事,心慌的厉害必须要见见主君。

    这话让苏耀叹了口气,只得穿上外衣同喜鹊一起到了映霞居。

    这又是按揉又是哄着的,曹千怜总算是不哭闹头有多疼了,屋中的侍女都撤了下去,只剩下他们二人。曹千怜躺在苏耀的腿上,微微眯着眼睛说往事。

    就是说以前老太太不同意他们在一起,那时候有多么多么难,现在两人的长相厮守有多么不易。

    本是老老实实的说话,却触动了苏耀的伤心处,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还是湿了眼眶。

    曹千怜睁开眼睛,又是哄又是拿帕子擦的,赔了好久的不是,结果苏耀没事了,曹千怜却哭的厉害,苏耀反过来哄她,却不想她直接倒在了自己的怀中。

    “妾身自知不该提起那些陈年旧事惹大郎伤怀,可实在是怜儿忧心忡忡睡不踏实,今儿我想着去折两支梅花插在瓶子里摆在余鸿苑,让大郎每天的心情都好些,却不知哪里冒出的侍女,在角落编排妾身与玉儿,说咱们玉儿老大不小了还没个亲事,主君偏心和大夫人是其一,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是其二,说不定身子有什么不方便说的毛病呢,这话让妾身听了无地自容又羞又恼,回来后就开始头疼…”

    苏耀一听这话就急了,扶着曹千怜的双臂将她扶起,问道“哪个侍女说的?竟敢这样编排,非把她发卖出去不可!”

    曹千怜又扑到苏耀怀里,眼泪沁湿了他里衣,隔着衣裳苏耀都感觉到了胸前热腾腾湿乎乎的,心里一下又心疼起来。

    “哪个侍女说的又何妨?现在里头外头多少人笑话玉儿和妾身?我们多次听见都装听不到,面对那些冷嘲热讽也默不作声,可怜儿心中实在苦,大郎懂吗?”

    苏耀爱怜的摩挲着她的后背,她的头发很香。

    “我又何尝不知?可眼下真是公务缠身,走不开啊!”

    “那咱们也不能耽误了玉儿啊!”曹千怜坐直身子“说打底跟旁家夫人打交道也不是大郎的事,还得看大夫人,要是大夫人有心替玉儿谋划使使力,说不定玉儿这亲事早就成了!”

    “也不能这么说,大夫人她管理家事那么忙,我都没见过她几次出去和人应酬,就连浅儿她都没功夫相看对象,这点你不应该怪大夫人。”苏耀义正言辞道。

    一码归一码,这点子事他还是懂得的。

    曹千怜又挤出两滴眼泪“怜儿哪里敢怪大夫人?大郎你是误会怜儿了!怜儿只是想着,让大夫人使使力,等到来年开春找个吉日将玉儿嫁出去,这不也全了怜儿的心愿和苏家的脸面吗!”

    “你说的是。”苏耀一想确实是这个理,三女儿确实老大不小了,却连个亲事都没说,的确不像话。

    可他刚表露这个意思,却听曹千怜马上说起了下一句“前几次昌郡王府的嫡子萧祁来,和咱们玉儿有说有笑的,如今沛儿高嫁萧家,咱们也不能让玉儿耽误了不是?不如就与萧家亲上加亲,妾身瞧着那祁哥儿对玉儿也挺有好感的。”

    苏耀没把这事当成事,随口说道“你这是什么话?人家萧祁是嫡子,咱们苏家的嫡女尚且只能配庶子呢,你别想美事儿了,萧家那大夫人杨氏一向疼爱自己儿子,萧祁的婚事必要要通过她那关才成,咱们玉儿嫁到低些的人家还行,嫁到萧家去,那是不可能的。”

    “可…”曹千怜又哭了两嗓子“可咱们家大夫人是大家出身,大郎的连襟又是侯爵,老太太娘家也有背景,这么几层加起来还不够玉儿高嫁的吗。”

    苏耀都要被她说乐了,面带笑容的擦去了她脸上的泪,语重心长道“说实在的,玉儿的亲事我多多少少也顾着呢,看了几个人家的公子,要么根基浅要么高攀不起,要么教养不好要么不娶庶女,这事我还继续盯着,你放心我必亏不了玉儿,只是昌郡王府的事你也不用惦记了,萧祁那孩子身上没斤两,就算嫁去了也没什么好前途,嫁给那样的姑爷,你放心还是我放心?再说,杨氏不看咱家大夫人怎样也不看我连襟是谁,她只看一点就是玉儿亲娘的家世,你告诉你家世如何?杨氏肯定不会同意的。”

    听见这话,曹千怜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刚想说些什么,可苏耀却是累的不想与她说话了,只留下一句早点睡就扯了被子翻身睡去。

    气的曹千怜暗暗的咬着银牙,心想一定要让玉儿和萧祁的事成,不争馒头还争口气呢,凭什么她的玉儿就要逊人一筹?

    早起二门处差人递了帖子来,说是找沁竹轩的姑娘一同去喝茶,是盛家送来的帖子,还说其中有庆德候府的人,特意邀苏家的苏青瑶和苏锦瑶也一同去。

    “盛家还真会做事,每次找我们出去还不忘带上堂姐和九姐姐。”苏墨瑶拿着帖子说。

    元春过后,寻京城不似一般的热闹,几乎家家的姑娘公子都要出去走一走玩一玩。

    苏韵瑶请安时同秦曼槐和老太太说了这事,见长辈都同意了,几个姑娘就收拾收拾出了府。

    这次的地方还是宁味楼,盛家来的早了些,接着是苏家的,何家稍微晚了一点,不过也就是前后脚,不耽误事。

    何家也是宁味楼的常客,想吃什么早就交代了盛桂芝,让盛桂芝全权安排,就算来晚了也无妨,他们来时菜刚上来。

    不仅是何念宁这次来了,何慕尘与何沐淮这两个大忙人也难得出来一趟。

    “念宁姐姐这阵子可不来我府上了。”苏墨瑶有些怪罪道“亏得我还准备了你喜欢的茶。”

    何念宁笑了笑“怎不知你等我?实在是家里看管的严,元春又是祭祖又是收拾的,出不来!这不一有了空子,就忙跟我娘说,让桂芝给你家下帖子约你们出来嘛!”

    这还是头一次三个家的都在。

    “怎的,你表哥是回去了?”盛桂芝见程涛没来,随口问了句。

    苏浅瑶答“回去了,说是过年之前还会再来,究竟来不来还得等消息,八成是准的。”

    盛桂芝若有似无的应了声。

    吃饭时苏墨瑶不小心弄脏了衣裙,苏浅瑶忙帮她收拾,鞍前马后的,还担心她的名节,两人特意跑到屏风后头,出来时也是道歉连连,生怕丢了人。

    但桌上人哪个不知苏墨瑶的冒失不老实?都乐呵呵的没往心里去。

    不远处淑阳郡主看着苏浅瑶,嘴角扯出一丝笑,问旁边的侍女“那个弄脏衣裳的姑娘是浅瑶姑娘的什么人?”

    侍女答“是嫡亲妹妹,都由苏家大娘子所生。”

    淑阳郡主答应了一声,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同是一娘所生,这两姐妹的性格可是差不少呢,一个懂事明理,一个毛毛躁躁。”

    侍女陪着笑,又端着茶给淑阳郡主的杯子里添了些“这浅瑶姑娘确实是知礼的,奴婢打听了不少,帝京没多少关于她的事,可见是一个不爱张扬的,稍微能打听到的一水儿都是好话,要么是彬彬有礼,要么娴静大方,听说在苏家已经开始帮着当家夫人理事了,苏老太太待这个孙女也是格外上心。”

    淑阳郡主喝了口茶,并没说别的。

    那侍女又说“倒是传言说,长公主府的玢桐姑娘好像和浅瑶姑娘有过不对付,奴婢也打听了这事,说是在迎秋湖浅瑶姑娘赢了她一盘棋,这才惹出的闲话。”

    “刘玢桐是什么货色?也就是那些心无城府的人也当她是个好姑娘,我看她满眼算计,一见着我煜儿就黏个不停,从她嘴里能吐出什么好听的来?”

    这淑阳郡主虽不好相处了些,看人却是极准的。

    苏浅瑶并不知有人在看她,吃饭时一言不出,却又一直在无声的照顾妹妹们,盛常煜待她也好,但她却不敢看盛常煜。

    淑阳郡主看在眼里,不知苏浅瑶心中是怎么想的,是害羞还是不喜欢自己儿子?是不好意思还是对自己儿子没那个心?

    就算那个榆木疙瘩脑袋再心仪人家姑娘,总得人家姑娘也心仪你才成吧?一时间淑阳郡主不知为何着急起来,直抱怨自己儿子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