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黑科技算命大师 > 第五十四章 【农夫与羊】第三更

《黑科技算命大师》正文卷 第五十四章 【农夫与羊】第三更

    渐进早上八点。

    长陵西街开始热闹起来,雨也悄然停了。

    然而问天阁的大门还没打开,因为距离规定的营业时间还有足足一个多小时。

    不过大抵是因为有人在门口站在淋雨许久。

    所以李默闻便收到了短信,提前开着车子来到了店门口,他眉梢皱起地盯着这个小子。

    发现对方已然全身湿透。

    “李大师来了!”

    “哎呀终于来了!”

    “这孩子可等很久了!”

    “都淋了一早上雨,还真的是犟。”

    路人开始议论纷纷地谈论着。

    李默闻深吸了一口气,愕然道:“怎么回事?”

    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本来约好了明天,让对方带着父母过来的。

    程俊杰已经把所有的怀疑抛之脑后,从刚才两三个小时路人的议论,以及周围的街坊的表现。

    都可以证明眼前的这位年轻的算命先生,是真的很厉害,否则又怎么可能在当地拥有如此高的名声口碑。

    甚至极其可笑的是,居然因为大师看好自己,就有人提前给他拿签名。

    虽然他看得出来那几个人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但仍然给了他很大的信心和支持。

    程俊杰发自内心地给李默闻鞠了一躬,然后眼神恳切地祈求道:“大师,我想打球!”

    他眼底透着一丝哀求和坚定。

    李默闻看着这孩子,也是恍然笑着摇头问道:“家里不同意?”

    实际上多多少少都能猜出来一些,否则也不至于在这里傻傻的淋雨等自己。

    程俊杰就像是被搓中了痛处那般,低着头喃喃道:“我爸不同意!”

    “唉……”

    李默闻笑着声道:“其实呢,是这样的。”

    “你的天赋不错,我相信我的眼光,我是准备将你介绍给我朋友。”

    “她会给你安排训练,制定计划,安排营养饮食,以及尝试给你争取成为职业球员的资格机会,不过需要你签署一份合同协议。”

    “前期对你的投入是无偿的,你不需要担心钱这方面的问题。”

    “但同样呢,如果你顺利成为一名职业选手,那么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球队薪酬还有其他的渠道获利,都需要分出一定数额的提成作为报答。”

    “当然,我是不会参与其中了,我只是一个推荐人!”

    李默闻说这句话的时候,笑了笑,因为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形象有所改变。

    “我这位朋友也非常相信我的眼光,所以愿意前期投入栽培你。”

    李默闻打趣地笑道:“其实就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不过你的父母如果不同意,可能会比较麻烦。”

    他仔细一想,便开口道:“这样吧,你留个联系方式,到时候我会让我的朋友联系你,你们再详细商议了解其他的具体的事项。”

    “关于你家里人的情况,她也会想办法沟通。”

    程俊杰内心感激不已,胸口起伏不定,直喘着气。

    “实在是太谢谢您了!”

    他猛然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哭红了眼,哽咽着嗓子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根本睡不着,我不知道怎么跟我爸说。”

    “他怎么都不同意!”

    李默闻笑着拍了拍这孩子的肩膀,应声道:“理解,我能理解!”

    说罢,他便轻声笑道:“好了好了,回去吧!”

    “我还得开门营业呢,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别着凉感冒了!”

    ……

    就此时,突然间一计程车停在了长陵西街的路口。

    程俊杰的父母两人,心急地赶了过来。

    他们远远就看到了前方围着一群人,便马上走了上前,从人群里挤了上去,就看到了浑身湿透的儿子。

    程俊杰也是惊呆了,脱口而出道:“爸?”

    “妈?“

    “你……你们怎么来了!”

    程爸爸气的不行,而且还被那么多人围观,他面子搁不下来,视线到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根木棍。

    猛然便拿起木棍对着这孩子的脚打了下去!

    “臭小子!”

    “长毛了是吧?”

    “跑,还跑,让你别来别来!”

    “丢不丢,丢不丢人你看看!”

    程爸气的脸都红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周围的围观的路人竟然对着他一阵指指点点。

    “怎么这样啊!”

    “搞什么啊,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

    “教儿子也不是这样教的啊!”

    “难怪这孩子那么委屈,淋了一早上的雨,趟上这样的老爸,确实有点惨。”

    众人一阵批评和数落,纷纷摇头叹息。

    程爸彻底懵逼了,他嘴巴微微张开,看着围观路人的指责自己的表情和言语,完全找不着北。

    更是有人大胆地开口道:“孩子啊,别怕,大师说你行肯定就行,家里人不同意也没事!”

    “对啊,都多大个人了,十八岁了吧!”

    “成年了可以自己决定的!“

    众人七嘴八舌地谈论道:“真是不知道怎么当爸的,连孩子追求理想的权利都扼杀。”

    “那不是嘛,一般人还羡慕不来呢,我家那屁孩也天天跑出去打球,也没见他打出个样来。”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众人有时感叹又是无语,这年头还是真的什么人都有。

    程俊杰这才艰难和失望地摇头道:“爸,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懂。”

    “我知道你怕什么,但是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有时候你要学着走出来看看。”

    “我听说一个故事,一个记者去大山里采访一个养羊的农夫,问他们养羊是为了什么。”

    “农夫说为了赚钱娶媳妇。”

    “记者又问,那娶了媳妇之后呢?”

    “农夫很是奇怪记者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他说要个孩子!”

    “记者又问,那有了孩子之后呢?”

    “农夫说,让孩子养羊!”

    他怒吼着眼嘶声裂肺地喊道:“爸,如果真的这样,我这辈子就完了你知道吗?”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一天一天都是同样的生活,看不到希望,也不敢去反抗不敢去挣扎。”